好聰明的辦法

前同事傳給我一篇新聞,看了真是替產科醫師嘆一口氣!
「生」出意外… 醫師集資賠
根據衛生署規畫,生產風險補償救濟類似現行「藥害救濟」制度,一旦生產過程發生醫療事故,包括產婦可能死亡的羊水栓塞到新生兒腦性麻痺、肩難產使手部功能受損等,不論醫師有無過失,三個月內給予病家卅到兩百萬元不等的救濟,預計今年上半年上路。
這個用意真的不錯,因為以前也想走婦產科,覺得接生真是有趣的不得了,然而接越多越害怕,因為在孩子出生的過程中有太多未知數,有時候看超音波沒問題,偏偏出來就卡住了,要不然就是莫名其妙不呼吸了,看的越多越覺得恐怖,很有可能一件喜事瞬間轉成喪事,這種感情上的落差,很容易轉成醫療糾紛。所以在當兵深思熟慮兩年之後,還是決定放棄,一方面也是預期以後大家都不會想生太多,一方面實在覺得前景不妙。現在想想,好像還判斷的不錯。
衛生署這個規劃很好,與其讓病人醫師跑法院,去爭執一個人力無法回天的狀況,結果醫師疲勞,家屬也得不到補償的雙輸局面,倒還不如建立一個救濟管道,對大家都好。但是錢從哪裡來?

按目前規畫補償救濟標準,醫事處粗估每年至少要六億元才足以支應,基金財源到底要從那裡來?醫事處目前積極透過台灣婦產科醫學會與醫師溝通,希望說服他們拿出錢來,不足部分,則計畫從公務預算補貼。

醫事處科長周道君說,若以接生數目徵收,醫師每接生一例,繳交新台幣兩千元,以現階段國內每年新生兒廿萬人來計算,應可籌到四億元左右,不足部分,不排除由政府編預算。

瞧我們官員聰明的,沒錢,不就現成一堆肥羊在那邊?不宰你宰誰?其實由醫師交錢也很合理,但如果在一般市場,成本增加就會被部分轉嫁到消費者身上,例如麵粉漲,麵包蛋糕就跟著漲,大概只有產科健保點值跌,還要被剝一層皮的,這樣雙面夾殺,還真是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啊!中華民國政府有這種人才,哪裡還怕什麼經濟不景氣啊?

醫改會董事長張苙雲認為制度立意良好,但對肩難產或羊水栓塞等事件,衛生署和婦產科醫師會應援引國外資料比較,若仍有改善空間,醫界責無旁貸。

醫改會又不幫忙出錢,反正作什麼都要發表意見,國內收費是國外的多少?(在美國 生產費用明細 是43萬,看到沒有?另一個;台灣呢?自然生產大約給付台幣一萬七千元(包裹給付,不再給付其他費用),剖腹產給付台幣兩萬九千元(包裹給付,不再給付其他費用))人力配置是國外的多少?標準全都要比照國外,拐彎抹角的講這麼多,要不要我幫你翻成白話文:『醫生就是不能出錯,出錯就應該賠到死,沒有出錯病人不爽也一樣,財產全部充公,家人發配邊疆為奴』,不知道這樣滿不滿意?

根據醫事處規畫,未來只要審查確認產婦及新生兒死亡或持久性傷害,與生產過程有關,不論傷害大小,都可以獲得補償。但民眾一旦申請,不排除要求切結不可再訴訟索賠。

這個切結不知道有沒有效力?到時候又去告個刑事,以刑逼民,會不會搞成剝兩次皮?

重點是,醫事處想的輕鬆,大醫院裡主治醫師生一台拿個3500,扣完稅再繳個兩千塊,實得搞不好不到一千塊,卻得隨時standby,花上幾個小時搞到滿頭大汗,冒著被人臭幹,萬一不滿賠償又繼續去告的風險,我實在無法想像是哪位仁心仁術的史懷哲願意幹這種事,以前或許下面還有人,主治醫師可以從容趕到在場督陣就好,現在下面還有人嗎?簡單來說,我今天只花10塊錢要吃一碗麵多牛肉多的牛肉麵,如果讓我腸胃不舒服,不管是不是你的錯,我都可以拿錢,如果我不滿意,還是去告你,發現你真的牛肉有點不新鮮,你還得再賠我一大筆錢。當然不會有家屬希望出事好拿錢,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又有個醫改會在那邊講些543的,真的以後還有人要走產科嗎?

我很贊成這種類似保險基金的方式,但是宰產科醫生來討好大眾,搞到以後沒人敢走產科了,到時候不知道衛生署跟醫改會打算怎麼玩?跟服兵役一樣強迫每年畢業的醫學生抽籤選產科嗎?

不知道正在婦產科的醫生們是怎麼想的?

醫聲論壇的討論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5 Responses to 好聰明的辦法

  1. Yukie says:

    我每次看到這類的新聞時都很害怕。
    現在這樣醫生動輒得咎,我實在很擔心越來越沒有人想學醫,
    我怕日後老的時候找不到醫生可以看診。

  2. alice says:

    美國的醫療糾紛除了神經外科之外就數產科最多了 從一出生到18歲之前有任何問題只要牽扯到可能跟接生有關就會被告 搞到現在很多州幾乎找不到願意接生的醫生了 (他們的醫療保險也是各科裡面貴的離譜的) 所以有些州的病人得開車到外州生小孩
    按照衛生署規劃 可能以後有人得到大陸去生小孩了

  3. cato says:

    台灣人死好。搞得高風險科別沒醫師想做。
    不同的看法:
    一、產科是高風險科別沒錯。可是麻醉科與急診科賠的比別人少嗎?為何這個制度的制訂對象要獨厚產科?(先不論「錢從哪裡來」的問題。)
    二、新聞中出現衛生署醫事處長薛瑞元,他在棄醫從法律╱醫政之前是哪一科的醫師?他為何要棄醫從法律╱醫政?如果知道這些答案,那麼對於這個制度的醞釀過程或許能有另一種領悟。

  4. T的同學阿三 says:

    醫事處長本身是產科的醫生呢!居然想得出這招!

  5. TSUBASA says:

    原本,薛瑞元在嘉義老家,開設婦產科診所。小鎮醫生的生活過久了以後,一成不變的日子讓他感覺滯悶。那時,勞保放寬加入資格,民眾漸漸改到規模大的區域醫院看病,小型外科診所的業務受到影響。當時,他就思索未來的前途。民國八十二年,一名病人把他告上法庭,因為體內發現一塊沒有取出的紗布。他請了律師抗告,但是因為提不出「這塊紗布不是我留下」的證據,一審敗訴。他很震驚,「司法官為什麼跟我的邏輯差那麼多?律師和醫師的頭腦有那麼大的不同嗎?」他不服氣,便鬥智昂揚地準備二審上訴。
    記得那天,他在庭上陳述醫療過程,回家時,陪著出庭的薛太太突然對他說,「你可以去當律師!」她說,她看薛瑞元的邏輯表達、臨場說理,很有這方面的天分,因而鼓勵他轉行。第二天,薛太太果真去書局買回一本考古題。薛瑞元在完全沒有準備下試做,算算分數,可以考上文化法律系,讓他產生信心。後來他乾脆暫停看診,專心衝刺。放榜時,薛瑞元因當兵退伍加分百分之十,總分衝到五百八十餘分(滿分六百分),不但以第一志願考上台大法律系,而且成為狀元。
    大學畢業,薛瑞元順利考上律師執照,但是以他外科體系醫師的訓練,對於「超級沒效率」的法庭生涯還是興趣缺缺。他又繼續念研究所,兩年前才在因緣際會下,被網羅到衛生署醫政處。
    ==========================
    http://km.everest.com.tw/Everest/Server/org/20040819093618593.txt
    所以找個醫師當立委,當官員就會替醫師說話嗎?不見得。或許是薛處長看破了與其繼續當被害者,不如去當加害者。
    這篇文章的結局是:
    薛瑞元母親死於沒有錢洗腎,他在為健保奮戰。
    他不自覺中握緊拳頭:「所以有一件事我絕不原諒,任何人想去破壞健保,都是一個罪人,沒良心!我說重話。」
    這句話對照現實看起來格外諷刺,就像自己拿著榔頭在拆牆還在大聲放話,『誰敢破壞試試看。』
    在之前的報導,
    http://mag.udn.com/mag/newsstand/storypage.jsp?f_MAIN_ID=78&f_SUB_ID=241&f_ART_ID=106007
    衛生署醫事處長薛瑞元表示,這套醫療傷害補償制度在瑞典等國家能推行,是因社會福利制度完善,國民有分攤風險、扶助弱小觀念的社會基礎,台灣有沒有這樣的條件?「同意立法精神,但談到基金來源還沒有共識,」他說,但已有計劃先從婦產科、小兒科試辦。
    大官也瞭解到這種政策風險該由國民分攤,屬於社會福利制度,沒想到搞到最後是由醫師分攤,等於強逼醫師作善事,替政府辦福利。如果獲利高,大家當然願意冒風險,無利可圖甚至可能倒貼的政策,是割股餵鷹(割的還是別人的股)佛心來的嗎?

  6. cato says:

    上午我懶得轉貼那段英雄事蹟。不過看到「握緊拳頭」那段時,我聯想到的不是日本熱血漫畫,而是「雜誌專訪產生器BETA」。
    http://zonble.twbbs.org/etc/bw.php
    我也很震驚,「醫師當官之後為什麼跟我的邏輯差那麼多?官員和醫師的頭腦有那麼大的不同嗎?」

  7. markov says:

    國父說: 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 另外有人(馬克思?)說: 政治是一群人壓迫另一群人. 醫師政治家如此犧牲色相, 是要教育我們這些純醫師(蠢醫生)這個淺顯易懂的道理罷了.

  8. yarng says:

    反正開放後會有對岸的醫師來工作啊
    這是陰謀,故意要我們完蛋的啦…….
    這樣才可以大量開放大陸醫師來台工作
    陰謀陰謀陰謀
    ㄎㄎ

  9. TSUBASA says:

    居然還會用『ㄎㄎ』?!離宅女不遠了。
    如果我們連中國的醫生都拼不過,
    那被淘汰也是應該的。
    連美國對醫生資格都限制很嚴,
    如果台灣政府這樣搞,
    我覺得選出這種政府的選民死了也是應該的。

  10. cato says:

    所以我才說「台灣人死好。」
    不要對台灣人太有信心。

  11. cato says:

    >如果我們連中國的醫生都拼不過,
    >那被淘汰也是應該的。
    那要看拼的是什麼了。(掛號費是一個可能的選項。)

  12. TSUBASA says:

    你會相信引進外勞的財團,
    會用陽春麵的價格提供牛肉麵吃到飽嗎?
    還真的是佛心來的咧。
    就像雙B不需要削價跟韓國車比便宜一樣,
    這種東西就是一分錢一分貨,
    殺頭生意有人作,賠錢的沒人作。

  13. yoshi100 says:

    以這種工作時數和壓力,我從不擔心找不到人看病,也不會寄望退休金,絕對有機會被大老徒弟看到。每次拉保險或投資邀約都說這種工作型態有和冀望?

  14. joanna says:

    看完這些回應後,本人就只有個冷字.想想我37年了.因為一個笨蛋醫生.因為缺乏專業知識.在接生時沒有做到新的接生法..而殘37年了.找工作受阻就算.真不曉得我的童年誰來賠呢 ?同學同儕的排斥..哈…連現在勞保給付都還在訴願皆段..如果沒有醫生要接生更好,那產婆的工作就會有一堆可以有工作.想想以前產婆的工作怎麼都沒人唉一聲呀..也沒關係.沒有婦產科的話.未來準醫生的老婆要生就給產婆來生呀..
    不懂史懷哲還活著會不會也三條線呀~

  15. T的同學阿三 says:

    產婆在現代台灣就不會有醫療過失?史懷哲現在在台灣行醫的話就不會被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