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巨塔

『醫生不是神。』
當里見副教授對財前副教授質疑他是否為一己利益要犧牲病人生命時,這是財前的回答。
『醫生只是平凡人。』
這幾天也跟著人家在看這齣日劇,大概是比較接近經歷過的事,所以看完的感觸比什麼大醫院小醫生要多得多。當然我們不是像侯文詠那種副教授等級的,頂多在白色巨塔的最底層當過奴才而已,到底巨塔裡有多黑暗,也只是用聽說的。但是感覺戲裡面被稱為勢利的財前,反而比較接近人。至於清高理想到不行的里見,在現實社會裡,或許只是一個幻影吧?


那種爭權奪利的部分,我覺得實在不方便講,至於倫理的部分,更是難以啟齒。或許哪一天我不當醫生了再來寫這部分。
我覺得醫生不是神的部分還有一種解釋,當病患來求診時,家屬都希望你是神,等到發現你也不過是一個人的時候,往往都不太能接受。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嘆?今天一個病人跟我抱怨,為什麼他的腳越治越糟?我不知道之前在別家醫院醫師怎麼跟他解釋的,因為他是糖尿病足,腳趾都已經發黑,很明顯血管可能都已經硬化阻塞或狹窄了。之前在西部的醫院有住院醫師來跟他換,現在到這邊來,當然只有護士小姐幫他換,他覺得就是小姐幫他換壞掉的。我花了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讓他瞭解自己的病情,其實小姐應該換的絕對比住院醫師更乾淨,重點是他的腳只要不更壞就已經很萬幸。他聽完之後有點沮喪,覺得那他活下去有什麼意思。以前在選科,學長們就講過,其實內科是一個很沒成就感的科,不像外科可以馬上解決病人的問題,我們可以做的就是拉住病人不要繼續惡化下去,不然像糖尿病高血壓,有幾個可以痊癒呢?如果以這樣的邏輯推論,那我們治療病人要幹嗎呢,反正病也只能控制,痊癒之日也不可能到來。
但是醫生不是神,你沒有辦法知道未來會怎樣。在當住院醫師的時候,有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因為糖尿病酮酸中毒進了加護病房,當時引發肺炎敗血性休克,我們都覺得還要救做什麼呢?醒過來拔管也是廢人啊。當時很多他的同事來看他,他的母親每天都來求我們,我甚至收到好幾封轉寄EMAIL在幫他祈福的。在主治醫師插SWAN-GANZ,每天一點一滴的調整強心劑,會診各科的照顧下,他熬過了幾個月,在我離開加護病房時,他還是無法拔管。半年後,我居然在病房看到他母親推著他坐著輪椅跟我打招呼,雖然他的一隻眼睛因為蓋不起來角膜受損了,但是如果當初我們決定放棄,會是什麼結果?今天他這個樣子,又是最好的結果嗎?
我曾經到過病人家裡,苦勸在家等死的病人來接受洗腎,他當時覺得這樣病也不會好,活下去只是帶給家人痛苦,但是等他洗得狀況好一點後,到今天還是感激我當初不厭其煩,花幾個鐘頭把他騙過來洗腎。但是也有病人,一樣埋怨我讓他來洗腎,導致他今天有很多不舒服,但是他也忘記了之前他根本喘得無法跟我說話。中午我看到一篇護訊上面的文章,有護士忍著自己的不舒服,到綠島去服務作家訪,但是病人還罵他:『你又不能給我錢,光是來看我能幫助我什麼?』她感到很難過,但是同行的人安慰他,大略是天主怎樣的…我沒信教,所以沒背起來。不過我心裡忽然豁然開朗,不管在那個地方,不管你對病人怎麼好,病人就是因為不舒服,所以難免很多抱怨,聽了當然會不舒服,但是醫生也只是人也可以有情緒,只是不需要直接反彈回去給難過的病人,做我該做的是就對了,至於值不值得,該不該做,那就由神來決定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臨床心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13 Responses to 白色巨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