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雅坊

照片要看我老婆的網頁:隨處走走
本想存夠錢再去的,不過實在敵不過好奇心的驅使跟肚裡饞蟲的呼喚,每天都在想我到底要抓那個時間點去,才能一解到底是否地雷之謎(相反的當然是美食天堂啦),不然老婆一來到時候寫個地雷文,到時候又要得罪台東鄉親。
好在這個禮拜,某人在我週六一大早還在賴床時打電話給我,本來以為他又給我熬夜到天亮,教訓一頓叫他趕快去睡覺掛電話後,才覺得背景聲音好像不對?雖然懷疑他是不是又要給我偷跑來台東,因為我自己也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回台北,該死的颱風要來不來的,怕去了台北回不了台東。中午果然又打來,說他太想我,怕我又不回台北,所以一大早就去搭火車,現在快到花蓮了。好吧,選日不如撞日,為了答謝我老婆對我的厚愛,那我就打給雍雅坊,看看是不是能預約個位子,因為上次打去說要先預約,又是週末大概更難有位子吧?本來是想說,禮拜天可以去就不錯了,但是我還是給他賊一下,『今天晚上兩個人,還有位子嗎?』出乎意料的,居然沒問題。很高興的發個簡訊給老婆說,今天晚上你有口福了。


上次只是在門口鬼鬼祟祟的拍幾張照片,今天可以大大方方的開進去,其實裡面可以停車的地方還蠻多的。看到那有點像歐洲豪宅的住家跟旁邊的餐廳,真想趕快進去參觀跟吃看看,被那麼多人讚不絕口的美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當然啦,今天也有把錢準備好了。不過門口一灰一黃兩條狗,倒是很盡職的一邊轉圈一邊吠叫示警,我正在想,我該怎麼走過這個花園到餐廳?老闆出來了,把兩條狗叫走。
我想直接跳過再來那一段參觀老闆即將開幕的豪華民宿跟漂亮花園部分,因為還沒完工而且跟我今天要講的晚餐無關,但是高級也是不用贅言的,我想說的是,我很久沒有吃到一餐那麼感動的晚飯了。『感動?』你以為在演中華小廚師還是將太的壽司啊?還是食神出續集了?不,我真的是很認真的在說,我覺得這餐我吃到了主廚的誠意,那種想做好東西給你吃的誠意。讓我對剛開始看到菜單理價錢時的感覺為之改觀。
如同同學跟我說的,果然一打開菜單,單點其實真的是台北價錢,套餐價格就根本是茹絲葵級的,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在台東的地雷太多了,但是要拿這麼多錢出來踩地雷,說實話,只要是人,不是把錢當草紙的人,多少還是會猶豫的。不過既然都坐下來了,那就豁出去吧。因為看看四周的裝潢,不是像五星級飯店裡豪華的感覺,相反的,如同他自稱『農莊』,我覺得很有英國鄉下的風味,都是方格子餐巾,盤子也只是IKEA的,餐具嗎…也不是銀器或什麼名牌。跟老婆用玻璃杯喝著檸檬冰水,其實我是相當不安的,該不會像去左巴花園那樣被乾洗吧?而且,並沒有我想像的賓客滿座,相反的只有我跟我老婆兩人,老婆打趣是被我包下來了嗎?我也很希望是,但希望不是因為名過其實,生意清淡到今天只有我們一對來吃。
湯上來了,是干貝,對不起,我真的不是小當家,所以喝不出有哪些材料,只知道可能有胡椒,蕃茄,鮮美中帶點酸辣的清湯,干貝很甜也很Q。但是看到麵包,我覺得真的就跟那些收我五六百,卻給我一片寒酸到不行塗著大蒜奶油醬,或是一兩個半冷不熱餐包的誠意完全不同。每片麵包都烤得很漂亮,很熱,塗上老闆附上切得很厚的兩大塊鵝肝醬,感覺真是好,因為鵝肝醬一點都不腥。前菜也很特別,老闆說我們可以吃到五國料理:義大利的墨魚捲(搭著調味過的蕃茄,應該是梅子吧?真是開胃),挪威的燻鮭魚(包著我吃不出是洋蔥的切條,魚肉不腥,洋蔥不嗆),沙拉是北海道的鮭魚魚子醬(可以感覺到魚子一顆顆在嘴巴裡迸開好玩的觸覺,又不閒,我忍不住跟我老婆講:『怎麼加那麼多?好奢侈啊。』)加上英國的松子和蘋果,這道沙拉完全顛覆以前吃過的菜,但是又在衝突中搭配的那麼好,加上剛剛法國的鵝肝醬正好是五個國家。配上白酒,光是這些份量夠的前菜,已經把我的胃撐飽了不少空間,我非常害怕等一下吃不下主角的主菜,那可是會讓人搥心肝的。
老闆兼主廚,不時的在餐桌跟廚房間來回招呼我們,不好意思,他的前菜雖然份量多,不過因為太好吃,所以很快的就給他清乾淨了。老闆要我用礦泉水把杯子清一下,給我倒上了一杯紅酒。準備上我的主菜,沙朗牛排。(我本來是要叫鵝肝牛排的,不過可能是菲力沒了,也可能是鵝肝沒了,今天老闆建議我先吃這道。沙朗,其實我不是很喜歡,因為太油了。)
composite_shiraz.jpg
這瓶酒是澳洲Rosemount Estate 的 旗艦級 Balmoral Syrah,而且是價錢開始飆漲的1999年份的。
說實話,我不是個品酒高手,但是附庸風雅的幾招我還是會的,看看這暗紅色泛著寶石光澤的液體在杯中轉一轉,香味就連對面的老婆都聞到了,讓酒在口裡奔跑一下,果然很豐富的味道出來,我不想丟臉,因為我真的喝不出那叫做什麼味道,或許這真的就是巧克力,櫻桃跟黑醋栗混合的味道,但是順口是喝得出來的,而且隨著時間醒酒,喝起來越來越順。好,不要再瞎掰我無知的紅酒知識,因為我的主菜上來了。澳洲安格斯的牛肉,雖然比不上美國的,但是還是香的我飢腸轆轆。切下一塊來吃,嚼了兩下真的好棒,不是說要拍老闆馬屁,我好久沒吃過這麼棒的牛排。即使之前在沾美,號稱牛排也是冷藏的,在康橋也說是冷藏的,但是通通比不上現在在我嘴裡這塊。居然可以把我不喜歡的沙朗,做的這麼棒,連旁邊的油脂忽然都可口了起來。香味更是不知道如何形容,搭配這瓶一樣來自澳洲的Balmoral Syrah,或許是同胞的默契吧,在口中真的是譜出一首極其和諧的協奏曲啊(真的是料理東西軍看太多了。)就這樣一邊捨不得太快吃完,一邊卻又忍不住不停的往嘴裡送,享受著兩種美味在口中跳躍,滑行,融合的快感。剎那間,我覺得,我今天花得錢絕對值得,尤其是在台東這種地方,吃到我在台北也不見得有吃過的美味,就這麼一塊簡單的牛排,沒有什麼調味,只有簡單的鹽花,碎炒的洋蔥,大蒜,香菜當作DRESSING而已,但是這些東西也不會喧賓奪主。當我吃完最後一塊牛肉,老闆不吝惜一倒再倒的紅酒也讓我不大的酒量達到最HIGH的境界。老闆把另一道主菜橙汁鴨胸(現在來吃並不是很適當,因為沒有台東盛產的橙了,所以是梅汁調味的,但是鴨肉一樣鮮嫩可口,畢竟是過鹽水來的法國鴨肉啊。)端上來後,自己也倒了一杯紅酒,跟我們聊了起來。原來今天他本來要去除草的,結果接了我們這個預約電話,所以專程招待我們,這也真是緣分。從言談中,知道老闆原本是從事跟飲食無關的生化病理的工作,因為自己愛吃也愛下廚,所以把他自己講究的精神和饕客的水準放到這個餐館來。因為利用篩選客人來控制品質,所以雖然開了三年,不但沒有每下愈況,反倒越做越好,照他這樣招待我們的方式看來,的確是交朋友的心態,一般餐館照這樣收費大概都要倒店了吧?或許是沒有業績的壓力,所以我們吃到了彷彿是老朋友招待的美食。
其實這頓飯真的有那麼神奇嗎?如果指望飯店級的繁文縟節的人,或許會失望,因為食物並沒有太多的裝飾,也沒有吃一樣菜換一套餐具。我只是想再強調一次,我吃到了廚師的心意。因為食材的確是好,新鮮的感覺你的味蕾會告訴你,處理完很久放在冰箱裡等著熱過端出來的東西,絕對跟現做的有差距。冷凍牛肉那鬆軟無力的嚼感,即使是神戶松阪,也比不上冷藏牛肉在舌頭上的觸感。而廚師想把最好吃的味道傳達給你的用心,就直接呈現在菜裡,那不同於只是把做菜當做工作,充滿匠氣的一般餐廳作品。簡單比喻,如果你來看診抱怨咳嗽,我如果只是很疲勞麻木的開個咳嗽藥給你治療症狀,跟想找到你咳嗽的原因解決你的問題,這絕對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那有沒有什麼缺點呢?有,少了甜點,實在是有點美中不足,而且大概是太晚了,或是老闆忘記了,也沒喝到咖啡。不過灌了人家將近一瓶紅酒,就不要太奢求了吧?下次去看看老闆有沒有什麼補償的,嘿嘿。
這頓飯我付錢是付得心甘情願,學句廣告話說的,牛排,一千五;紅酒,兩千;晚餐給我的滿足跟快樂,無價。開車回家上了路,才發現老闆居然陪我們喝酒吃飯到了十一點?!我還會再去嗎?當然,如果存夠錢的話,我還要帶朋友去享受這種愉快的晚餐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臨床心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8 Responses to 雍雅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