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今天非常心虛,讀不下書。
一個四十幾歲壯年人尿毒來洗腎,莫名其妙的發燒發冷,嘔吐拉肚子,白血球也不高,脖子上的雙腔導管也沒看到有感染的徵狀,只好當作是病毒感染,所以只給了症狀治療。不過我還是覺得感冒燒到40度實在異常,不放心還是做了血液培養。今天洗腎時又燒了,不可能是對人工腎臟感染吧?早上門診時在電腦上查報告也沒看到血液培養長東西,所以又抽了一次血,再做一次培養。也不知道是什麼預感,想說再看一次電腦報告,居然出來了!長的還是腸內菌。問題是昨天就出來的GRAM STAIN報告,居然今天才上電腦,也沒有人通知我,要不是我福至心靈再看一次,會不會又延到明天?延到明天會怎樣?當然會怎樣,剛抽的白血球居然掉到2400,燒成這樣白血球卻這麼低,這是嚴重敗血症啊。來源是什麼,難不成是尿路感染?還是從腸子來?X光片,尿液檢查,跟腎臟超音波都沒發現什麼東西啊,一時之間我也想不出來。


極有可能是醫院感染來的菌,電腦報告上幾乎對什麼抗生素都敏感。可是,同事眼尖,發現紙本的報告居然跟電腦不一樣,紙本上的可是什麼都有抗藥性,只對第三代頭孢子素有效。那我該相信哪一個啊?打電話到細菌室問,
『那你就看紙本的吧。』
『那你電腦是打好玩的啊?明明電腦上的時間比較近啊。』
『我不知道,可能又重做過吧。』
不知道?說實話,我真的很想殺人,這是哪一國通過ISO的檢驗室啊?我要是只看到電腦,大概今天晚上我就準備要去CPR了。想起前天護士晚上通知我,病人還在燒,我到病房一看,五點鐘掛上的點滴到八點還是一滴未少,原來是針頭那邊塞住了,就這樣掛在那邊居然也沒人發現。重打在同一條靜脈的遠心端,居然把近心端的舊針頭拔掉,我連阻止都來不及,點滴一開,病人大叫好痛好酸。這種環境收病人,我真的很害怕,根本是提著頭在做,叫我怎麼不臨淵履薄,怎麼不草木皆兵?不收病人,其他的醫師又跟我推說腎臟科的我們不會看,收了就是去賺這校長兼撞鐘,賣命的一百塊,出了事,我該準備多少來賠?醫院裡的特約醫師那個在收病人?那病人該住院治療時,我該怎麼辦?就跟其他醫院的特約醫師一樣,說我不收病人,在急診就把病人趕出去嗎?
病人最後是轉到慈濟去了,雖然我知道該怎麼治,但是為了他好,醫療不是靠我一個人就行。現在想起來都還不禁感到可怕,雖然整個過程我並沒有疏失,也沒有耽誤到病情,但是如果今天我粗心隨便一點(現在倒有點感謝在長庚養成的一些反射動作),如果今天我的同事沒有發現差異,健保的規範下,我一定從第一代用起,會不會這個年輕的生命就葬送在我的手裡?在醫學倫理裡,我是不該公開寫這些東西來傷害醫院跟同事,要面子一點的甚至不該寫出自己這麼丟臉的事,不過我覺得還是得寫下來提醒警惕自己,不是不可以犯錯,但是要記取教訓。走這一行絕對不得不龜毛,不得不勤勞,尤其在環境的人都不是很有警覺,很有訓練的時候,更是要時時告訴自己不要掉以輕心。
我真的該去拜拜燒香,多謝滿天神佛跟祖宗保佑,讓我少上一次法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ERIOUSNES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Responses to 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