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跟精神病患

看到ROACH居然在我的BLOG留言,真是非常震驚。來我這邊的很多人大概不知道ROACH是誰,就是大名鼎鼎的陳豐偉,如果你還不知道?去GOOGLE查查啦,我這陋室也希望往來無白丁啊。
在我的印象裡面,好像很多想法很有深度,會寫文章的醫師,都是精神科的,或許是他們會想的比較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此,還是只是我對精神科醫師的美麗幻想而已?

閱讀全文 原住民跟精神病患

鄉下醫生

以前就有一個當鄉下醫生的夢想,我要先聲明,絕對不是看了『小鎮醫生的愛情』這種小說之後才有的胡思亂想。大概是覺得可以更接近一般人吧?而不是在白色巨塔裡高高在上,不知人間疾苦。只是當初設定的鄉下,是像我家那邊一樣的,怎麼也沒想到,現在的環境設定值,比我想像的還要鄉下…

閱讀全文 鄉下醫生

好累的下午

昨天下午護理長跟我提到老闆說,我們好像該再去『拜訪』一下病人了,好聽叫拜訪,難聽的叫做拉皮條。不過說實話,不出去你不知道世界上還有這麼可憐的人,生病了也不知道怎麼去治療,要不是衛生所的護士發現了告訴我們,大概很多人就是這樣在家裡等著完蛋吧?
但是,我也忘了前一天晚上我在做什麼,實在很累,想到要開那來回三個小時的車,很沒力啊…

閱讀全文 好累的下午

現在是怎樣?

昨天晚上想說我的車子佈滿灰塵,玻璃也看不清楚,良心發現帶他擦個澡。
帶著耳機一邊聽音樂一邊擦車子,很多人都對我投以異樣的眼光,有什麼好看的?是沒看過有人在醫院門口洗車啊?誰叫這裡剛好有一個洗手台可以讓我洗抹布?花了大概半個多鐘頭?還是更久,我也沒注意。雖然衣服濕了,手也很酸,又一身臭汗,不過看到車子又恢復光彩,還是覺得很爽。
發現我的汽油快沒有了,就開著洗乾淨的車去加個油吧!
『95加滿!』
喊完這句後,我就坐在駕駛座開始等工讀生幫我加油,忽然,有個妹妹走過來,不會是要跟我推銷什麼東西吧?ㄟ,你在幹什麼?

閱讀全文 現在是怎樣?

原住民母語教學

當一個醫生光會一種語言還不夠,一個老人家來,你一定是看他對『你哪裡不舒服?』的國語版沒反應後,自動要轉成台語版的『哩叨位無爽快?』,還是聽不懂?客語版『乃V幹苦啊?』(我只會這句跟肚子痛而已…),有時還有外國人來或是外勞,你自己還得馬上轉成英文版的,如果是泰文或是印尼…你讓我死了吧。因為之前在林口就是這樣,很多客家老太太,除了客語外一概聽不懂,所以很多個半夜被叫起來接病人值班的夜晚,住院病歷就是比手劃腳後靠自己的想像力跟舊病歷想像出來的(如果沒有舊病歷,嗯…想像空間無限啊),至於準確率多少?嗯,你問第二天白天的醫生吧。

閱讀全文 原住民母語教學

路人甲

雖然醫院的網路又快又免費,不過每天要在廢棄的ICU裡待那麼晚,(其實實話是不能上網到天亮…)終於熬不住要在自己宿舍牽ADSL了,所以跑到燦坤買了格最便宜的基地台,因為我的範圍也不過是5坪左右的空間,什麼功率的對我而言都不是很重要,會跑就好了。
台東的燦坤就是有這個優點,反正你也不會猶豫太久,因為也沒什麼選擇。當我拿了東西準備去結帳時,旁邊有個路人甲穿的西裝筆挺的,看了我手上的東西,好像發現寶一樣的忽然對我說:
『11M的,你買這個做什麼!?』

閱讀全文 路人甲

愛車金駕勇

PICT0010.jpg

這就是我的愛車,『金駕勇』,嗯…怎麼好像有點韓國味?因為是金色的,而且這樣叫起來俗又有力,也蠻符合民情風俗。在我想出更好的名字前,你就只好委屈一點。(總比某痞姓學弟叫自己的車小淫好吧?)這是某天到海邊吃飯時自拍的,眼尖的痞姓學弟看了我的愛車照後的感想是:『台東好像也不是你所說的辣妹沙漠嗎…』 我發誓,我真的是要拍車,不是要拍背景的…

閱讀全文 愛車金駕勇

人生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