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SR

我也忘記為什麼對這個有興趣,或許是又看到老朋友JT在講莊子,又或者是學弟鼓勵我去參加正念班,我對於冥想跟正念還搞不是很清楚,所以先找書來看。

一方面想可以減輕自己給自己的壓力,工作上的壓力是還好,畢竟做了很多年,反倒都是自己要求自己的壓力讓自己有點喘不過氣來。一方面也想說如果可以讓透析患者學會如何去面對自己的處境,或許每周三次的透析可以比較不那麼痛苦

看到老師 陳國書醫師於105年在基隆長庚院內舉辦了一期標準的正念減壓課程,不過看來是針對醫護減壓,所以決定找相關書籍來看一下。
先是看了陳德中,首位正念減壓(MBSR)引進台灣醫學與企業體系者,所寫的[正念減壓的訓練],覺得不足再看了 胡君梅 ,華人正念減壓中心創辦人。台灣首位真正完成正念減壓發源地CFM認證的MBSR老師,也是台灣首位於CFM完訓的MBSR師資培訓師,[正念減壓自學全書] 也是她翻譯了卡巴金教授的書

維基是這樣寫的

正念減壓由喬·卡巴金(Jon Kabat-Zinn)教授於1970年代在麻省總醫院開發此課程,它結合了覺察冥想、身體意識、瑜伽來對行為、思維、感覺和行動方式進行探索。正念可以理解為對當前經驗的非判斷性接受和當下經驗,包括身體覺知、內在心智狀態、思想、情緒、衝動和記憶,目的是減少壓抑或苦惱,並增加幸福感。正念冥想是一種培養注意力、發展情緒調控、和減少沉思和憂慮的方法。

於是我乾脆找這本[正念療癒力] 來看,畢竟是始祖,就像論語經過後世註釋難免又會多了其他人的看法,想看看原始的想法到底是什麼。

卡巴金博士在書中寫了正念修習來自於中國的禪宗,但是這些方法其實我覺得比較像是呂洞賓的太乙金華宗旨裡面講的東西,高中的時候因為好奇看了很多雜書,當時對吐納很有興趣,同學跟表哥也跟我講了很多這方面的知識,有一陣子我自以為做到了,甚至失神過,雖然當時以為我是入定了,但執醫多年後以醫學角度來看很有可能是錯誤的呼吸方式,憋氣導致的努責現象(Valsalva’s maneuver)而昏過去了。

卡巴金的方法基本上是把宗教的色彩減去,換個包裝再加上一點雞湯,變成了另一種修練方式。

然而我不確定到底是道家的書參考了禪宗的修習方式還是這些西方人的禪宗也參考了道家的吐納跟觀想,總之連太乙金華宗旨到底是誰寫的都還眾說紛紜,然後被尉禮賢翻成了德文,跟榮格出版了金花的秘密,並完整了榮格的思想體系。雖然後來翻成英文版的作者Cleary 又自己超譯了一次並認為尉禮賢的內容真實性有待商榷。

但如果單純以深呼吸的方式來講,的確有可能牽動橫膈的迷走神經而導致心率變慢,而且要求的就是定,不讓雜念牽著走。其實我覺得跑步的時候也有時會進入這種境界,尤其是一個人夜跑沒有什麼干擾的時候,當然不懂這個道理的時候是雜念紛陳,自己覺得是思考的好時機,但有時也會有一瞬間是什麼念頭都沒有的因為你要專心調整你的呼吸,跟靜坐吐納的前趨步驟是一樣的,而且在慢跑的時候你會去檢視身體有哪條肌肉是過度緊繃的,感覺又與正念的身體掃描不謀而合。

這一兩個禮拜看得越多反而覺得隱約之中有一個共通點,但又千頭萬緒,資訊太多有時候反而是干擾,感覺像中了五條悟的無量空處,你好像看到了全部的東西又好像什麼都看不到。或許找不找得出這個共通的東西並不重要。

在〈MBSR〉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