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的無業生活

在倒數離職前想著我要過著如何規律的生活,要去做這個做那個。然而過完年回來好好休息,那些計畫如同以前的暑假計畫一樣,都被睡到自然醒取代。

說起來可以不用清早醒來等鬧鐘響真的是很舒壓,不用擔心電話響了沒接到,不用害怕是不是沒掌握到那個患者的狀態。不用煩惱還沒做的事怎麼辦,患者狀況不能改善又不遵醫囑…

我過著像是學生時代的暑假生活,因為台東真的很熱,一點都沒有冬天的樣子。這個環境生活其實真的是舒服,但是如果沒有工作的壓力更舒服。

每天看看書聽聽音樂,出去抓個寶,一天就過去了,感覺有人按了快轉鍵似的,因為不用出去拋頭露面,所以在家隨便穿,鬍子也不刮,我提早享用了真正的退休生活,免得那天過勞死了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滋味。

在考慮離開之前其實很掙扎,覺得會有一堆麻煩,其實地球還是繼續轉動,世界有沒有你根本都沒有差別,是我自己把自己逼到了絕路。還好我自己踩了煞車。

在發現對什麼都沒興趣時才覺得糟糕了,真的是耗盡了,即使出國還是被這些雜亂的思考糾纏著,怎麼睡都覺得恢復不了,對新的東西也不覺得興奮,美食也食不知味。想起一個過世很久的學長也是好朋友,在他腦癌發作之前也來台東找我,他原本也只是以為自己太累。人生其實也就是這樣而已,放下了世界就開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