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卓越的計畫

今天同事拿著報紙給我看頭條:中榮拒收病患被卓越計畫除名。佔了幾乎一個版面在報導這件事,說來說去就是該死的榮總為了賺錢,所以拒收重症病患,有床寧可空著也不收病人,讓病患顛沛流離,所以正義的健保局決定給他一點顏色瞧瞧,不准他加入上流社會的卓越計畫,讓他去跟下面的小醫院搶飯吃。可是諷刺的是,榮總今年以來,一毛錢沒賺到,還倒賠了幾億,所以才開始限門診,想不到就被就地正法了。榮總宣布即日起門診不限號,一棒子把之前的努力打回原點。
看完真是感嘆良多,這卓越到底卓越在哪裡啊?當初不就是希望利用總額預算,讓大家小病去小醫院嗎,也不要讓醫學中心大者恆大吃乾抹淨,剝奪小醫院的生存空間。那這樣大醫院門診限號有什麼不對呢?健保局搞這種兩手策略,一邊握住給付讓醫院當壞人,一邊接受病患的申訴,到時候再來代替月亮懲罰你。或許榮總錯的就是,應該把簡單好吃的讓給小醫院,專挑嚴重麻煩的CASE來收,這樣重症的就不會掛不到號?問題是處理一個滿身是病的老人跟一個簡單感冒給付相差無幾,風險跟心力卻大大不同,再說誰覺得自己生的是小病呢?我也無法想像,怎麼用有限的給付處理超額的病人,一個門診破百號,怎麼保持品質?但是衛生署又不准你限號,還要派員監視,我真想請在海外的衛生署長回來示範一下,怎麼樣每個病人最少看十分鐘,但是一個早上可以看一百個病人,而且只用五十個人的給付限額,開最好的藥來給病人。


今天我只給你一百個人的飯錢,逼你這家餐館不得限制入場客人數量,大家還要吃到飽,那只有兩個下場:飯館倒掉,要不就是用爛材料來降低成本。好吧,卓越計畫那麼爛,那不要加入吧,那下場真的就是可能一點只拿到0.64元,也就是一百塊的醫療費,健保只願意支付64元。那如果你是醫院的管理者,你還會使用50元的藥嗎?還是改用效果比較差(講難聽有時候根本無效)的國產藥?要求醫生看更多門診拿更少薪水?正如報導的一小角寫的,不加入卓越是等死,加入卓越是找死,橫豎都是個死。
這些問題上面的單位不知道嗎?大家都不想去碰,民眾的選票大,長官的位子大,兩邊都得罪不得,反正死的又不是我,年終獎金4.21個月照領不誤就好。醫生也活該滅種,誰叫大家不團結?如果幾個大醫院聯合起來,要求更合理的制度,會沒有談判空間嗎?可是,很多大醫院是公立的,沒幾個院長會像里見那樣灑脫吧?醫師公會在哪裡?大概會在每個月發給我們的會刊裡,表達最大的遺憾跟譴責吧?這樣下去損失的不光只是醫生的薪水,絕對是嚴重損害就醫的品質。這個問題不該只是醫院要想辦法,大家吃藥吃成習慣,動不動要打點滴補營養,八十幾歲的病人搭了一兩個小時的車來看病,你知道對他說:『不需要吃藥,回家多喝水多休息就好了。』這句話要有多大的勇氣嗎?
如果照某位回應的網友說,錢不是問題,制度不是問題,用心才是重點。你要求醫生是神,那不會要求他的家人也都是神,不用管現實問題吧?那我建議把醫院改成教堂廟寺就好,大家一起合起雙手來祈禱神佛菩薩上帝,賜予我神奇的力量來治療你身上的病痛吧。

在〈好卓越的計畫〉中有 29 則留言

  1. 謝謝大俠解釋卓越計劃,真是我這個市井小民沒聽過的名詞,真是一個極不合理的計劃.. 哪健保制度到底保障到誰啊..健保局官員的荷包嗎..我們還是別生病啊 窮人是生不起病的..

  2. 健保不是不好,只是口袋只有幾百塊錢的人,打腫臉充胖子的請大家吃牛排吃到飽。在門口看到的人說,見者有分,有些肚子不餓的人看到了,不吃可惜,帶回家餵狗都划算,所以進來吃的人越來越多。眼看口袋錢大概不夠付,臉拉不下來,又不敢叫大家幫忙出錢,只好叫餐館經理少收一點,最好廚師秉著服務顧客的心態不支薪,如果願意貼一點是更加好。
    一面跟經理說,不管了,你自己想辦法跟客人說,不餓的去旁邊吃小碗牛肉麵就好,反正我就是只給你一百塊。牛排館只好限制客人進來,結果客人申訴明明裡面有空桌,為什麼不給進?這人只好轉頭進來罵經理,為什麼不給進?這牛排店不給客人進來沒生意是賠錢,給客人進來還是賠錢。那怎麼辦?用膠合肉還是請工讀生進來煎牛排?
    只是有一點要請大家認清楚,不是賣牛排的就一定比賣牛肉麵的有錢。但是健保垮了,那些沒錢看病的人就真的可憐了,不知道哪一天上面才會搞清楚保險跟福利是兩碼子事,或是願意承認這真的是兩碼子事。

  3. 1. 醫師公會給我印象就是 老寄一些 網球、高爾夫球比賽的報名表,好像我參加的是體育工會一樣….
    2. 牛肉麵的比喻還太客氣了! 我們的健保費跟美國比起來 簡直就像陽春麵! 想要用陽春麵的費用吃台塑牛小排?
    除非叫經營之神來…

  4. 比喻的真好
    補充一下,這個站門口請路人吃牛排的傢伙還是個自以為是正義之師的地痞流氓加無賴,逼迫餐廳的經理及員工乖乖就範,把原本經營餐廳就應該有的利潤視為罪惡,要餐廳轉為慈善事業,然後還面無愧色的向餐廳要保護費,保障自己每年固定的4.21個月年終獎金,再告訴所有人,這保護費是編列在預算裡而不是向餐廳要來的.
    唉,我看,只能期待排山倒海的民怨能擊垮這個流氓了,誰叫這些餐廳都不團結,反而處處調整自己迎合這個流氓呢?

  5. 重點是不同工同酬,
    看不太會死人的青春痘, 和腎衰竭門診的醫療費是一樣的,
    看美容還可以收超高自費,
    中榮這次是啞巴吃黃蓮,
    健保不先推動分級轉診制,
    大病小病由專業醫療人員決定,
    要不要轉診由醫師決定而非由放任由民眾自行決定去哪家”大醫院”看病,
    歐洲系統醫學中心看得初診病人,
    是由已在診所或區域醫院看過的病人經基層醫師轉診而來,
    轉診同時已包含相關病史病歷及檢查,
    經由醫學中心”正確診斷並接受治療後”,
    病情已穩定的病人會被在可提供診療的情況下被轉回原基層醫療診所/醫院,
    大醫院並不會一直因業績留住病人,
    保持上級及下級醫療體系的暢通,
    有這樣的前提去作總合預算制才有用吧.

  6. 你覺得可以免錢吃大餐的民眾會倒向餐廳還是你口中的流氓?
    免於飢餓是人權,一客牛排要賣上千的黑心餐廳,有機會給你們做功德還靠邀,人家賣陽春麵的也是很辛苦,一碗也才賺五塊…
    說比喻成流氓,不如把我的故事修改成,某人因為當選鄉長,所以開支票給大家五十塊錢牛排吃到飽,餐廳敢反抗?我就叫大家不要去光顧,讓你開不下去。結果就是旁邊一碗十塊的陽春麵開不下去紛紛關店,然後大餐廳用爛肉薄利多銷,一份賺一塊,大家也不在乎,反正才花五十塊牛排吃到飽,如果吃到落賽,廚師得賠人家兩百萬醫藥費,最後也是做不下去,大家連陽春麵也沒得吃。

  7. 其實對於重病症者,健保的確有保護到。只是像這樣突然重症的人太少。誠如前面所說,問題在同酬不同工,這才是政府要思考的。否則,當像某個較年長的外科醫生感嘆,新的醫生不願意走外科(工時長純手工動刀動槍糾紛多),只願意走某些可開業又沒有生死立判的科別時。就像醫院開始選擇病患,這才是真正病人的悲哀。
    但醫院也沒真的如此神聖,為大醫生保留”交際”病床的quota也是事實。認識大廚,總是可以在人潮擁擠的門口裡,被拉進燭光搖曳的餐桌前,比別人早吃一口牛排。這個我體驗深刻,尤其是快餓昏了,乖乖的睡地板排隊,結果,旁邊的人連認識洗盤子的小弟都能混進去,看著那一幕幕真的很嘔。沒經歷過的人大概很難想像。在住幾個月院才發現,那時不是快餓昏,是快餓死了。被迫吃了很多牛排。
    醫病關係的複雜度超出一般人想像。醫生希望病人小病到小醫院,大病到大醫院。但病人認為,除非小醫院的醫生水準夠,否則,誰知道大病會不會被當作小病醫。這也是事實,有些診所以為所有的病人發燒都是感冒,結果,等病人吃了一個星期退燒藥,但卻還是發燒時,才發現不對勁,那一個星期的退燒藥,反而成了壓抑住病情的元兇。甚至有些在區域醫院的醫生,只聽病人主述症狀,例如,肚子絞痛。結果連聽筒、觸診都不做,直接說,這是腸躁症。10個病人說肚子絞痛,9個在沒詳細檢查下都說是腸躁症,至於剩下那1個,因為是第2次來了,嗯,應該可以花時間檢查。台北國泰醫院也很鮮,病人若一年內沒再看診,病歷就堆倉庫。本來以為他們是把病歷都輸入電腦中,醫生只要從電腦就可以看到病人過去病史。如此先進。結果是醫生只看到一張白紙的病歷。”若真有需要,我們會再從倉庫調出來。”門診護士如是說。這真是叫人傻眼。以前病歷上登記的過敏藥物紀錄全在倉庫,一年前是否有開過什麼樣的刀,作過什麼樣的檢查,結果都在倉庫。醫生面對的是一個全白病歷的病人(身體好?)。這種醫療品質叫人不敢恭維!小病到小醫院?我們也很想,但這樣的經驗,能叫人信任嗎?
    醫生與病人本來就是不對等的關係,這是原罪。專業知識上的落差,導致這種關係的存在。醫生不是神,病人也無須把醫生當作神。套句愛因斯坦說的:專家不過只是一條訓練有素的狗。反過來說,一般人就是連訓練都沒有的狗。或許理性一點的病人只希望醫生能在他們的專業上仔細再仔細,小心再小心。病人也要了解,醫學有其極限,而這個極限跟人類發展有關,與用功的醫生無關。

  8. 『健保局副總經理賴進祥上午透露,日後健保收費,不排除考慮比照所得稅率收費,高所得付高保費、低所得低保費或不付費,讓全民健保成為民眾最大公約數。』健保局果真是有見地,沒錢辦不了事,就來個劫富濟貧,可是不要忘了,所得稅繳最多的不是真的有錢人,而是中產階級,到時候就是搶我們中間的,去救濟有錢的。(王永慶今天如果洗腎,一樣領重大傷病一毛錢也不用出)
    不知道什麼時候政府要推動『全民飯票』,每個月大家只要繳個幾百塊,就可以任選餐廳吃到飽,我一定要到茹絲葵吃給他爽,吃不下包回來餵狗也爽。如果排隊排太長,還讓我吃不到,我一定要去申訴。
    如果說生病要保障,那吃飯應該更重要吧,衷心期待台灣成為世界一級福利國的那一天來臨。

  9. 健保局這種比照所得稅率收費,高所得付高保費、低所得低保費或不付費來收健保費的作法才不合理.
    我得病的機率和別人一樣為何要多收或少收錢?
    應該把病患真正當人看, 繳一樣的錢,
    但是保證可以得到一樣品質的醫療,
    不夠的才從政府預算去補貼,
    健保這間牛肉麵,
    店快倒了, 客人付了錢還在等牛肉,
    經理層級卻已領了年終獎金加分紅津貼,
    受害的還是生病的人

  10. 今年暑假又有1156位新進醫師
    加入白色巨塔的行列
    說好聽醫師為穩定的工作
    說白點充其量是跳入火坑
    這個月本院因應卓越計畫
    我們這種小R薪水少了十餘K
    藥商也因利潤不佳漸漸消失
    開刀越多利潤越少
    門診量多還要賠錢
    門診量少又沒study
    主治醫師算KPI低會被院方警告
    如此一般未來
    似乎將如同里見一般
    自己住Lab妻小住國宅
    醫界怎麼還沒團結起來

  11. 如果醫師多不爽健保局的惡行,難道醫師公會不能整合”多數”醫師抵制健保,發揮醫師公會該有的團結;還是醫師公會內也不再少數服從多數。

  12. 不是每個醫師都自己當老闆,大部分還是吃人家頭路,看人家臉色的。你想抵制,老闆不一定想抵制。
    今天看報紙又寫,健保局官員說,地方醫院賺得飽飽的,有的比醫學中心還有錢,每年拿兩百多億還有稅賦優待,怎麼會哭窮?看樣子,又要變羅生門了。這些健保官員不知道是真不明瞭假不明瞭,到底錢不夠用是怎麼回事,還是以為營業額就是等於利潤的意思。

  13. 醫界的問題或許是不夠透明化吧~
    生過病後,很好奇,醫院的財務報表是怎樣。在一般的上市上櫃公司,就算它有兩本帳,但也至少也是公開(雖然也出了包,但還算是在制度內)。以公司經營的角度來看,醫院其實有他的管理階層,而醫生其實純然只是一個員工。當管理階層說健保官員如何如何會導致醫院破產,病人得不到好的照顧時。位於員工的醫生護士群,可有真正的看過所在公司的財務報表。裡面是否其實有藏污納垢之處。而一切只是管理階層,利用員工醫生團體轉成社會壓力。既得利益者還是既得過去的利益,醫生只是被利用的工具。
    上面這種可能性,其實是普遍存於社會裡的中小企業。老闆喊著沒錢,降薪,裁員,共體時艱;另一方面卻是買X5,7系列。這種狀況會產生,在於會計資訊的不公開。
    因為它的不公開,除了管理階層的少數人外,無人知曉真正數據。一家醫院實際花了多少人事費用(除非有暗盤,否則,薪資繳稅這種資料其實也是公開的,院方其實也無須隱瞞。)?實際花了多少錢在研究?實際花了多少錢在買儀器設備?實際折舊費用如何?一個月實際的固定開銷又是多少?照顧一個某種疾病的病人實際所需成本是多少?以一線醫生目前所得到的資訊,應該都是”上面”傳下來的,而不是透過公開報表得到。醫生的串聯反彈,應該針對的是經營者,而非監督人。”你說我們多開刀多花錢!請把全部數據公開。到底是虧了錢?還是只是少賺了錢?”或許在吃人頭路的結構下,這句話是許多醫生永遠難以啟齒的。誠然,財團法人不似公司行號,為了永續的發展,社會其實是允許它有較高的利潤的。但這些,並不足以讓它的財報成為暗箱的濫觴。
    台灣社會對醫界說虧錢的不信任感其來有自,「第一賣冰,第二做醫生,第三開查某間。」這句俗諺是這麼說的。或許時空背景不同了。醫生不再是想像中的”好賺”,但這句話卻還在整個社會的脈動中。就台灣的社會階層來看,多數的醫生確實還是屬於平均中高收入者。要說醫院虧錢,想要佔的住腳,就必須把財報公開。讓人看看,醫院沉重的負擔在哪?是確有其事,還是虛帳實銷。
    原諒我以一個非醫界的人來看這件事。提供另一個思維給大家。

  14. 卓越計畫喔
    我還是不太懂
    因為再怎樣我也只會醫師這個職業
    我也只喜歡醫師這個職業
    我老了,教我轉業不太可能
    所以就算是醫師的薪水調到剩不到五萬,我也不會轉行吧
    頂多改做護理人員或者醫師助理,比較不會被告
    我們這裏某家私人超大醫院,加入了卓越計畫,一堆人走,也招了一堆人來
    當然,私人醫院某方面比較好啦
    昨天竟然全院放假
    那家醫院理由是:國慶日補假一天
    真好

  15. >不是每個醫師都自己當老闆,大部分還是吃人家頭路,看人家臉色的。你想抵制,老闆不一定想抵制。
    如果老闆也不想抵制,那他應也是既得利益者(錢、名、whatever),若這個推測成立那表示醫師成功的扮演了被剝削的角色;否則,老闆應很支持他的醫師員工,站出來幫他說話才是

  16. 昨天新聞有報說今天南部會有上千名醫師北上抗議:到立法院陳情、要健保局總經理副總經理下台,希望EQ高的醫師能想出有效的方式達成目的;這個年_頭都變了,監察院要查槍擊案,傳了一些人,連羅太太都不鳥它,監察院在那兒機機歪歪的放了一些話也拿他沒折,今早行政院長也拒絕了監察院的要求說明。太溫和的手段抗議,只要不創造出新聞報導話題,在台灣這個年頭是作白功的,醫師們加油。

  17. 我們老師常常說的一句名言:
    “病人總是傾向於欺騙你 但是你要化為天使給他欺騙”
    每個有意識的病人當然都會覺得自己最嚴重阿
    像那種會跑 會跳 每天來和醫生聊天的在醫學中心也天天看的到
    這才叫做疑似浪費健保資源
    可是我們都要把它當成重病來做
    “來喔 阿桑~你今天哪裡痛”
    “阿沒啦 就來無聊來看看背啦”
    “阿是腰子那痛喔” “對啦….”
    第2句話大家都會認為是LOW BACK PAIN了…..
    開個止痛 肌肉鬆弛 消炎 胃藥再轉PT就OK了
    健保局以為這種東西誰都會開喔…..
    老實講 提出總額制的我很懷疑是不是那些非醫學體系的
    我實在不覺得總額制哪裡好
    我們學校的老師說:如果沒有國科會他根本活不下去…..
    基本上….
    白色巨塔裡不是金錢和權力的鬥爭
    而是要和金錢和權力去爭

  18. 我也看不出來到底卓越在哪邊?
    昨天聽了某為前往抗議的某地區醫院院長的電台訪問
    聽完更加覺得
    這年頭的官阿,越來越不知道民間疾苦了
    我個人覺得那個卓越計劃的立意太理想化了
    只告訴大醫院把小病的病人轉給小醫院
    但是不教育民眾小病去小醫院看這種觀念是不夠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
    民眾又不是醫生,怎麼知道自己這會兒生的病是小病還是大病咧??

  19. 昨天聽到一個更聳動, 可以寫成小說的新聞:
    中部某一醫學中心外科醫師幫病人開刀, 術中病人流了比他預期還多的血, 叫血時, 電腦說他點數用完了. 他請小姐打電話去資訊室要求暫時開放權限讓他能叫血, 但資訊室告訴他: 別為難他們這些底下卑微的人. 他打電話去最上層辦公室, 高層要他向同事借點數用……. 最後的結局, 告訴我這件事的人說他也不知道.

  20. “病人總是傾向於欺騙你,但是你要化為天使給他欺騙”。這句話應該改成”病人總是傾向於無知,但是你要化為天使仔細辨別真偽”。
    如果,醫生在看一位病人時,出發點是對方在欺騙你,那工作起來豈不是痛苦的嗎?是受了什麼傷?還是經歷過什麼痛苦?讓一個人選擇他眼睛所看的世界是欺瞞的。甚至把這種錯誤想法,藉由教育傳承給下一代。印象中有位國外醫生在生病後寫的書,其中一段提到,當他發現他躺在病床上訴說他自己身體的疼痛時,他的主治醫師要不充耳不聞,要不就是敷衍了事,甚至對他的病情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他所感覺到的不適感,是精神壓力造成,而不是病痛。他才赫然發現,原來自己過去也是以這樣的態度面對病人。一種強烈的失望與被不信任感在心中油然升起。最後他說道,病人身上的狀況,病人或許不清楚,但身上的疼痛與不適,卻只有病人最清楚。當病人主述一些症狀時,醫生要思考的,不是他在欺騙你;而是,會產生這種狀況的可能性有多少。如果一個醫生以漫不經心的方式對待病人,當遺憾造成,才用”我已盡力””我曾經救過很多人了”這種話自我逃避,那才是真正看輕了自己的職業。
    這不是陳義過高或要每個醫生都當聖人。而是,你選擇了什麼樣的眼鏡,你看出去的世界就是什麼樣子。

  21. 醫生應是多疑的, 並且總是往最壞的地方想
    病人的主觀陳述當然要聽,不過要隨時注意避免被誤導
    不能被牽著鼻子走,
    除了精神科外, 一般還是先注重在身體方面,
    其次才是心理層面, 畢竟, 靈魂還是依附這臭皮囊上
    傳話引述難免有誤差,有時只是一句俏皮話而已

  22. 工作太累了,其實有時候真的會麻木,會倦怠。所以必須常常提醒自己,病人不一定都是無病呻吟,因為自己也生過病,也曾經是病人的家屬,只要不時提醒自己記得當時的感覺,你就不會覺得對病人好是什麼多困難,多偉大,多疲勞的事。因為一方面是保護自己,一方面也是保護病人。
    不過台灣很多病人不講實話,喜歡給門診醫師考試倒是真的.

  23. 台灣的全民健保究竟是”社會福利”還是”社會保險”?如果是前者,那麼保費自應按個人所得比例課徵,不足部分應由政府編列預算補足。但如果是社會保險,那麼主管機關應該精算出一個足以支撐健保制度每年支出的收費標準,讓其自給自足不再給予額外補助。保費該漲就漲,健保該倒就倒,就如同社會上其他保險公司一樣。
    台灣的健保真像台灣的法律,集各國之大成卻忽略了彼此因為體系原理不同硬要兜在一起所產生的扞格。苦了醫護從業人員與民眾。

  24. 好比採購產品,採購者自己的經手利潤是保障的
    用同樣的錢, 買到更多的商品(點值)
    而商品品質卻因殺價嚴重而降低(點值稀釋副作用)
    甚至廠商停產或停止出貨
    得利的是誰呢?

  25. 我覺得光是叫一個副署長下台,也解決不了問題。
    可能台灣還是需要以價制量,才能把就醫轉診習慣養成,政府實在不是慈濟功德會,不該把大家的稅金拿去做功德。實在不能只推一個替死鬼出來當祭品做場秀,因為根本對現在一團爛的情況無濟於事。至於說交給公民會議決定?我看我們乾脆成立人民公社算了。

  26. 健保的制度根本上就犯了道德上最大的吊詭
    在毫無限制的基礎上
    期待民眾能夠大病看大醫院,小病看小醫院
    然後把所有的責任丟給醫院及醫師
    民眾不去看小醫院,就說是小醫院的醫療品質不好
    活該被大醫院淘汰
    大醫院限號被指愛賺錢
    其實都已經是快要虧本了
    說來說去都是醫生的錯
    把總額預算丟給醫界
    然後自已連管理都不用管了,等著領年終就好了,
    這種無視人性的想要製造福利國的白痴制度
    不是為了選票是為了什麼
    可能是鬥爭白袍的工具吧

  27. 就以下這段話, 出身動物系-公衛所學者的署長表現很棒, 不是嗎?
    [答沈智慧質詢] 陳建仁強調,其他政黨執政時,對於健保虧損又負了什麼責任?他反駁沈智慧所提諸多健保問題數據以及說醫生護士服務品質降低等說法不正確,顯然是「助理與立委看報紙問政」,根據調查,實施卓越計畫重症病人受到的照顧都增加沒有減少,醫生與護士收入確實減少,但也都盡心盡力,如此污衊仁心仁術,無法接受。(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Moment/newfocus-index/0,3687,931019029+93101902+0+135411,00.html)

  28. 所以署長的意思,就是只要盡心盡力
    就算健保不撥錢下來,病人走的還是會瞑目的。
    來,從今天開始,叫病人練習握著我的手禱告,願神治療你一切病痛,下禮拜開始洗腎一次就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