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無力

上個禮拜六凌晨一針幹掉讓我不得安眠的精神病患後,早上還是很疲倦,到了洗腎室接到另一個精神病患者妹妹的電話(為什麼我這邊精神病那麼多啊?),說要我們的司機去接他來洗腎,洗完腎就回家,不要把她載到醫院以外的地方。我們又不是計程車,哪會給你載到別的地方。掛了電話才想起來,這個病人不是大腿骨摔斷正在住院預定開刀嗎?什麼時候出院了啊?現在骨科進步到一開完就可以回家嗎?
問樓上的護士為什麼我都不知道她出院了,有這種大腿骨摔斷接好馬上出院的嗎?結果當然是一問三不知,來這邊一年,對這樣的反應我已經很習慣了,人力缺乏,護士們忙到自己在做什麼都不知道,怎麼會知道為什麼病人要出院。


於是我再打電話給病人的妹妹,問她為什麼沒有開刀就要辦出院?想不到剛開始還很客氣,問我如果他住院開刀,誰要付錢?我回答他:『當然是家屬要付錢啊。』,想不到就像聽到哈力波特講伏地魔的名字一樣,語氣忽然一變,說病人在外面錢都給人騙光光,家屬沒有錢幫她付醫藥費。最後居然罵起我來,說他女兒都不管,當妹妹管那麼多幹什麼?叫我們不要再逼他了。我有點莫名其妙,跟她解釋,『開刀也不是我賺錢,因為我是醫生,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腿斷掉沒有治療啊,經濟有困難我可以幫你找社會服務處,再不成,我跟老闆自認倒楣掏腰包總行吧?』結果對方根本不想聽我講,掛了我的電話。
總不能讓一個斷了腿的人自己來回洗腎吧?只好委請救護車帶他過來,然後我再找他的女兒,問清楚為什麼沒有治療就把她媽媽帶回去了。他女兒也是一樣,一聽到我是醫師,就開始發飆了。她覺得母親的精神病跟斷腿都是裝出來的,抱怨這個母親從以前生病就花了他們多少錢,現在又把家裡的錢給人騙光,他們實在不想再替他出醫藥費了。所以一聽說要住院開刀,就跑到醫院來跟骨科主任吵了一架,把病人帶回去了。說到後來又開始數落他母親的不是,我實在對他人家中的八卦不是很有興趣,只能跟他說,『我沒辦法處理你的家務事,只是基於醫師的本分提醒,你母親應該接受治療,要不然拖久了,想接都接不回去。』結果知道我們居然請救護車載他母親來,又是開始歇斯底里,說我們到底要怎樣,要把他們逼到什麼程度?自然這通電話又是不歡而散,我還得為我的多管閒事跟他道歉。
面對這樣不理性的家屬怎麼辦?根本就是想置病人於死地。如果今天我不知道就算了,可是病人就擺在我的面前,明明X光片很明顯的右大腿股骨頸斷了,這樣就算能撐著走路也絕對是痛到不行。我只好請社會局幫忙,社會局問了很多事,看過電視那麼多報導社會局介入老人遺棄跟小孩受虐的案件,我想應該可以先解決掉沒人願意簽手術同意書的問題吧?
可是,今天又是禮拜六,已經一個禮拜了,可憐的病人還是我們請司機抱他上車,就在沒有固定的情況下這樣來回,我不想處理嗎?想說收他住院免他這樣移動,造成以後不容易接合,也可以減少他的疼痛,但是家屬打電話來跟我嗆聲,如果敢收他住院,一切後果自負。我曾經衝動的說,錢我來出,責任我來負,但是沒有一個骨科醫師願意淌這個渾水,誰想花功夫治療病人又被告啊?那我總不能收他住院一輩子。而社會局呢?一天拖過一天,我每天打電話施壓力,先是轉到我們的社福課,說是沒有資料,給他電話說沒有地址(你不會打電話去他家問啊?),連地址都問給他了,說會找當地護士去看。看一個禮拜了,病人說沒接到半通電話或是有人去看過他。問他們不能幫病人做點事嗎?他們推說家屬不願意提供資料,廢話!都恨成這樣不肯讓他就醫了,你還指望家屬跟你配合什麼?很想做點事,卻一點都使不上力,這種感覺實在很挫折。
當醫生能夠做的事,實在是少的可憐啊,這真是處在白色平房的悲哀。

在〈有心無力〉中有 11 則留言

  1. 骨科應該不會一開完就可以回家吧,莫非那醫生也是精神病患?
    另外能不能教一下如何 “一針幹掉讓我不得安眠的精神病患” ??

  2. 因為病人是焦慮的換氣過度,所以在確認心肺功能無虞之下,我給了他一針『lorazepam』(也就是ativan),一方面解焦慮,一方面讓他睡覺。

  3. T醫生作到這樣其實已經比仁至義盡還要多了.
    有些時候,就算再無奈或許還是要放手.
    講的難聽一點,家屬都不管了,醫生要再怎麼努力其實也真的是有心無力.
    總歸一句;T醫生真是辛苦了.

  4. 這種手術健保沒有給付嗎?
    還是病人沒有健保?
    我們的健保…窮人保障不到,有錢人亂享用。
    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說點痣也可以申請健保給付,
    感覺很奇怪。
    T醫生真的是很難得的好醫生,
    白色平房裡的黑臉天使…

  5. 不是健保的問題,我都打算自掏腰包幫他出錢了,不知道真的是恨他媽媽給他背了百萬的負債(還是借錢讓別人花),還是真的久病把他們家人都逼瘋了,他們現在是根本不讓我們治療,把健保卡扣在家裡,怕的就是他媽拿了,『被我們雞婆把他偷開掉』(引述同車鄰居的話)。再說沒有家屬的簽字,不會有外科醫師像我這麼雞婆想惹禍上身的。
    但是我很生氣的是社會局,繼續他的牛步作業,如果今天是急症需要馬上開刀的,等到他辦好,墳草大概都長到腰部高了。我是很難過本來可以救的病人,眼看就要殘廢一輩子了,不是自己在歌功頌德,或是寫出來給大家替我貼金,只是有點惻隱之心的人,大概都看不下去這種事,我只是很無奈自己也沒有能力多做些什麼。

  6. 這個恨意也太深了
    寧願讓母親就這樣拖著斷骨一直下去
    想想都會讓我不忍心
    難怪有句話叫「久病無孝子」
    (我外婆常常說筋骨酸痛或不舒服,但是我舅舅他們有時都會說是她自己心理作用,而沒有理她,常常聽我媽媽很難過的對我說…說太遠了….)
    還有這社會局是人手不足還是忘了,未免也太誇張了點
    這種不事情不就是他們職責範圍內
    這種光怪陸離的事情越長大看的越多…

  7. 這年頭生在台灣真的要祈禱別生大病
    倒不是醫生的問題、而是健保怪獸
    把整個倫理製度給扭曲了
    如果健保體制有問題
    我們反應了沒用
    對於健保局的長官們
    我們反應了依然我行我素
    且高層總仗著龐大基層員工作靠山
    那是不是應該開始針對健保局的所有員工
    開始踏伐 (雖然基層無辜,總是為虎作猖)

  8. T大真的是好醫生阿…真是貼心設想阿
    像這種情況真的是有夠讓人垂心肝的
    不過像這種有精神疾病的病人還真的蠻容易有骨科外傷的
    我們復健醫院就看到不少個
    可能家屬也煩了吧…不過股骨骨折已經算很嚴重的問題勒
    如果家屬都不願意治療的話 我想應該更不會去照顧像這種戰不起來也走不了路的人吧
    T大的做法是對的
    可惜我們的醫療是服務業(以顧客為主<-我們老師一直強調)

  9. femoral neck 斷掉
    也要看病人幾歲
    如果年紀大了,就等社會局換 THR
    不過,多管事大部份沒好報
    我現在都麻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