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履薄冰

剛剛診所打電話來跟我說,上個禮拜因為洗腎中高血壓危機送到急診來的病人,出院之後,又不舒服,到馬偕醫院作檢查,發現有出血性中風.
聽到這裡,說實話我相當慶幸自己的好狗運.
因為上個禮拜六,在我要下班之前,照例我還會再把我的病人看一次再去放我的假,其實我已經把她的血壓控制下來了.她的頭暈明顯改善了,不過跟我抱怨左邊手腳好像有點沒力.我想:不會吧?簡單做了一次神經檢查,覺得中風的情況又不是很明顯,不過已經五點了,要不要做電腦斷層呢?等一下還要去機場接HM,上了一個禮拜的班,我也真的很累,很想休息了.不過掙扎時間沒有太久,因為我知道一念之差,不但可能替自己惹上麻煩,也可能送了病人一條命.我還是決定排個緊急的腦部電腦斷層攝影.


利用作斷層的準備時間跟沖洗時間的空檔,我飆到機場接了HM.回到旅館,我就丟下他,先回醫院看片子.說實話,剛剛叫技術員要特別給我注意切的,滿口說好,結果也是給我切這麼大片.生魚片是越厚越好,像她這種極可能是小地方梗塞的中風,給我切這麼大片我要看個鬼啊.不過這就是地方醫療不足的地方,我只有依賴極有限的資源,做出最適切的診斷.我反覆的看每一個切面,排除掉我最害怕的出血性中風,只在左邊看到一個比較黑的陰影,但是跟她的臨床症狀又不太符合,所以我也不敢說那是個新的問題.相對於她的年紀,除了腦子實質感覺有點腫,並沒有看到明顯的損傷,所以跟家屬解釋了電腦斷層片的發現,並提醒如果有進一步惡化,要隨時通知我.這才放心的去過我的週末,騎我的腳踏車.不過當時我是有點害怕健保局會找我麻煩,認為為什麼要做這個CT?因為聽過太多例子,很多沒有發現的檢查通通被打回來還罰錢.固然是害怕人家濫報,不過不作哪裡知道沒有問題啊?不管了,至少這樣做我跟病人及家屬都安心.跑回旅館時,櫃檯還問我是不是外面下雨,原來是我這麼一折騰,衣服都濕了一大片.
禮拜一送HM回去,再回去看病人,情況還好,血壓也回到正常,禮拜二就讓他出院了.想不到也不過兩天時間,高血壓又發作了,送到馬偕居然是這種結果.連我都有點懷疑,是不是我看CT的功力退步了,居然出血性中風我都看不出來,到放射科找主任把片子調出來,再三檢視,的確當時只有我看到的那個陰影極可能是舊的創傷,看不出有其他問題.這張片子變成了保護我的最佳證據.如果那天我偷懶,或是不在意,覺得她只是無病呻吟,即使今天的出血是出院後才發生的,我也有理說不清.想想真是可怕啊,如果我哪一天累了倦了,怕被健保局踢退而少了點警覺心,今天可就倒楣了,最近七月病人在比爛的,我還是得多小心一點.
============================================
終於被我找到這張蒸發的CT片,報告一樣還是不知道在哪裡
這就是被切大片招待僅有的幾張小腦CT切面
PICT0006.GIF
看來看去還是沒有出血的跡象,可是當時病人是有臨床徵狀的。
===========================================
小腦出血 from eMedicine
42CBL.jpg
這才是出血的正確圖片

在〈如履薄冰〉中有 8 則留言

  1. 所以我還要去馬偕看看片子,說起來還是要感謝在長庚被一些失去理智的告怕了,做什麼都要謹慎小心一點,先保護自己好,畢竟小心駛得萬年船。
    不過在左大腦中間後面,應該還不是天幕下,會導致左邊沒力嗎?如果以臨床看來,不是該在右邊嗎?我想可能真的是有小血管破掉,只不過那天照的時候還不是很厲害,或是沒有被切到。

  2. 真是不好意思,讓TSUBASA這樣跑來跑去。晚上他們同事聚餐的時候,也還在討論這件事。有個認真的醫師老闆,底下的員工們也會認真起來吧。

  3. 今天跑去馬偕看片子,結果護士說為了保護病人隱私不給我看,醫師又說他在看門診沒空給我看,最後只好動用不小心被我遇到的慶宗惡勢力,結果片子被送去打報告,我還是沒看到。
    不過至少知道是小腦出血。果然跟我猜的天幕下出血一樣,只是可能我的介入點太早了,所以沒有發現到,要不然就是生魚片給我切太大片了,這我一定要好好跟放射科主任抱怨一下。只是怎麼連放射科主任也沒看到什麼蛛絲馬跡啊?
    回到醫院想再把片子拉出來再仔細看一遍,居然跟我說不見了,是怎樣?昨天不是還當著我的面拿出來的,今天就人間蒸發了?ㄟ,難得我很熱心向學,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
    HM:我不是老闆,不要搞錯了。不過小姐們都覺得我要求他們唸書,討論病人,給他們壓力很大是真的,可見他們以前過的有多爽。

  4. 七月不信斜還不行,
    病人真的是在比爛,
    一不小心醫生就成了壓死駱駝的那根稻草,
    我們這裡還有PGY1,
    更可怕,
    病人都快喘不過來了,
    還跟我說沒事,
    都當VS還不是得自己插Endo
    小心駛得萬年船,
    一點都沒錯

  5. PGY1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還是不很懂,為什麼不把這些事在intern時訓練好,需要等畢業後再來溫習一次?
    如果要對得起自己良心就是得多擔待,之前帶INETRN也是因為手邊忙,請他先去幫我看,病人嗆到臉都發黑了,照樣回報說沒事.要不是自己龜毛又去看一遍,這條帳就算在我頭上了.畢竟他們不懂,來給我們帶是來學東西的,不是來給我們使喚的,如果要使喚他,也得先把他教會了再說,不然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

  6. PGY1不就是後SARS時代
    像鵜嗣教授/東教授那樣有權力的醫生
    驚覺到醫生非得全科都懂
    加上SARS經費消化不完的結果
    醫生想全部都懂就會像現在PGY1全都不懂
    加上倒霉可憐的病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