蘿蔔蹲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玩過蘿蔔蹲,就是分成幾組,然後紅蘿蔔蹲完白蘿蔔蹲那種遊戲。
最近不知道犯了什麼太歲,洗腎室的病人也開始給我玩蘿蔔蹲。


當然不是真的蘿蔔蹲,以現在的病人狀況,恐怕他們蹲下去就再也起不來了。而是,一個一個血管接連著阻塞,壞掉,偏偏台東這邊沒什麼能人,之前鐵齒試了幾次,換得只是慘痛的教訓,所以現在學乖了,通通往高雄長庚送,我這邊好像是長庚的分部了?邪門的是,每當我弄好一個回來,馬上就會有另一個壞掉,屢試不爽,好像接力賽一樣,看血管攝影也真的都很爛,不過通通選在這時候爆發也實在太巧了吧?還有人的血管跟香腸一樣,一段一段的。
老同學聽到我又要送『歹康』的過去,不禁苦笑跟我說:『你送來的病人還真都是很特別,不但狀況差,連溝通都很困難。』唉,我有什麼辦法呢,好吃的我就吃掉啦,幹嘛送你那邊,啊,不是啦,是因為你們技術比較好,廟比較大,什麼妖魔鬼怪都鎮的住啊。講了聽不懂?趕快來讀我的原住民母語教學吧,至於連講台語的都講不通,那只好試試每天念經,看看頑石會不會點頭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