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basa」的全部文章

MBSR

我也忘記為什麼對這個有興趣,或許是又看到老朋友JT在講莊子,又或者是學弟鼓勵我去參加正念班,我對於冥想跟正念還搞不是很清楚,所以先找書來看。

一方面想可以減輕自己給自己的壓力,工作上的壓力是還好,畢竟做了很多年,反倒都是自己要求自己的壓力讓自己有點喘不過氣來。一方面也想說如果可以讓透析患者學會如何去面對自己的處境,或許每周三次的透析可以比較不那麼痛苦

看到老師 陳國書醫師於105年在基隆長庚院內舉辦了一期標準的正念減壓課程,不過看來是針對醫護減壓,所以決定找相關書籍來看一下。
先是看了陳德中,首位正念減壓(MBSR)引進台灣醫學與企業體系者,所寫的[正念減壓的訓練],覺得不足再看了 胡君梅 ,華人正念減壓中心創辦人。台灣首位真正完成正念減壓發源地CFM認證的MBSR老師,也是台灣首位於CFM完訓的MBSR師資培訓師,[正念減壓自學全書] 也是她翻譯了卡巴金教授的書

維基是這樣寫的

正念減壓由喬·卡巴金(Jon Kabat-Zinn)教授於1970年代在麻省總醫院開發此課程,它結合了覺察冥想、身體意識、瑜伽來對行為、思維、感覺和行動方式進行探索。正念可以理解為對當前經驗的非判斷性接受和當下經驗,包括身體覺知、內在心智狀態、思想、情緒、衝動和記憶,目的是減少壓抑或苦惱,並增加幸福感。正念冥想是一種培養注意力、發展情緒調控、和減少沉思和憂慮的方法。

於是我乾脆找這本[正念療癒力] 來看,畢竟是始祖,就像論語經過後世註釋難免又會多了其他人的看法,想看看原始的想法到底是什麼。

卡巴金博士在書中寫了正念修習來自於中國的禪宗,但是這些方法其實我覺得比較像是呂洞賓的太乙金華宗旨裡面講的東西,高中的時候因為好奇看了很多雜書,當時對吐納很有興趣,同學跟表哥也跟我講了很多這方面的知識,有一陣子我自以為做到了,甚至失神過,雖然當時以為我是入定了,但執醫多年後以醫學角度來看很有可能是錯誤的呼吸方式,憋氣導致的努責現象(Valsalva’s maneuver)而昏過去了。

卡巴金的方法基本上是把宗教的色彩減去,換個包裝再加上一點雞湯,變成了另一種修練方式。

然而我不確定到底是道家的書參考了禪宗的修習方式還是這些西方人的禪宗也參考了道家的吐納跟觀想,總之連太乙金華宗旨到底是誰寫的都還眾說紛紜,然後被尉禮賢翻成了德文,跟榮格出版了金花的秘密,並完整了榮格的思想體系。雖然後來翻成英文版的作者Cleary 又自己超譯了一次並認為尉禮賢的內容真實性有待商榷。

但如果單純以深呼吸的方式來講,的確有可能牽動橫膈的迷走神經而導致心率變慢,而且要求的就是定,不讓雜念牽著走。其實我覺得跑步的時候也有時會進入這種境界,尤其是一個人夜跑沒有什麼干擾的時候,當然不懂這個道理的時候是雜念紛陳,自己覺得是思考的好時機,但有時也會有一瞬間是什麼念頭都沒有的因為你要專心調整你的呼吸,跟靜坐吐納的前趨步驟是一樣的,而且在慢跑的時候你會去檢視身體有哪條肌肉是過度緊繃的,感覺又與正念的身體掃描不謀而合。

這一兩個禮拜看得越多反而覺得隱約之中有一個共通點,但又千頭萬緒,資訊太多有時候反而是干擾,感覺像中了五條悟的無量空處,你好像看到了全部的東西又好像什麼都看不到。或許找不找得出這個共通的東西並不重要。

關於足球的論文

本來沒事就會在PUBMED找看看有沒有什麼有興趣的論文
然後本來是要看健身相關的

Muscle Hypertrophy Responses to Changes in Training Volume: A Retrospective Analysis

講到肱二頭肌和三頭肌的肥大與多練幾組是沒什麼用的,應該是說要增加capacity也就是重量吧?

然後也讀到伏地挺身其實跟臥推的效果不相上下,看來也不一定要到健身房才能練上半身。

這才發現其實關於運動的論文還真的不少,牽扯的不光是醫學而已。

閱讀全文 關於足球的論文

耍廢了兩個月

上次改部落格標題好像就是離開了台東,沒想到熬過了疫情,我熬不過自己的焦慮,又離職了。
我也想要從一而終啊,可是當你上面的不是醫療專業,你覺得上班就是為了糊口飯吃的時候實在很痛苦,我知道這樣講有點凡爾賽,誰上班不是為了糊口飯吃,有幾個人是真的在追夢實現自己的理想,但是沒有熱情的工作就是煎熬。

閱讀全文 耍廢了兩個月

洗腎患者的心衰竭

最近一位圈內大老說他心衰竭只剩下LVEF 20幾,歸咎於當初談透析總額的時候陪喝酒喝太多,雖然我記得去年年會看到他感覺還蠻勇的,不過真的很辛苦,為了從健保局手上要到應有的給付,還得付出自己健康,無論如何,respect。

這讓我聯想到其實很多洗腎患者也都有心臟衰竭的問題,
在這篇review
Managing Heart Failure in Patients on Dialysis: State-of-the-Art Review

大約一半的心力衰竭 (HF) 患者同時患有慢性腎髒病 (CKD)。同樣,高達 70% 的 CKD 患者和 36% 的需要透析的終末期腎病 (ESKD) 患者患有心衰竭。雖然這兩個同時存在的病因會使預後變差,但由於很多研究收案都會先將這兩個不好的因子排除在外,所以一些治療指引也很難告訴我們應該怎麼做最好。

閱讀全文 洗腎患者的心衰竭

博士茶

患者總是可以打開我的視野,每次都能開發一些我沒念到的範圍
最近是有位患者開始喝所謂日本進口的茶包,據他說法是喝了之後血糖也穩定了,腳也不麻了。我非常好奇到底是什麼神奇的魔法,請他帶來給我看一下。外包裝中文跟日文夾雜寫著各種療效,不過我沒看到什麼食品或者藥品認證,內容物主要是寫著博士茶,然後雜七雜八的添加了很多東西例如魚腥草等等的。

魚腥草之前在新冠肺炎的時候我有稍微查過,應該跟消炎比較有關對於血糖應該無效,那博士茶呢?原來就是網路常見的南非國寶茶 Carmien Rooibos Tea
閱讀全文 博士茶

買球衣

從高中參加足球隊以來,學校的球衣一向很爛。不知道是為了要耐磨還是什麼理由,不是很厚就是跟塑膠布一樣不透氣,一直到大學快畢業才有一套比較像樣的足球服,學的是當時ADIDAS的設計,其實是台中當地的廠商做的。

我還記得前一套應該是仿荷蘭隊的橘色,家裡還在,不過真的不透氣,這套我就忘記放哪裡了。
畢業後就沒怎麼踢足球了,最後一件買的應該是2002年去日韓世界盃買的日本隊球衣,在車站的衣架花車買的,應該是我買的第一件有牌子的,所以應該是球迷版的,不知道還在不在老家或是在我搬家紙箱中的哪裏。

閱讀全文 買球衣

魚腥草

為什麼我會突然對魚腥草有興趣,在於有人在推特發了一則文,對岸正在用中藥試圖對抗武漢肺炎

連花清瘟膠囊的成分包括:連翹、金銀花、炙麻黃、炒苦杏仁、石膏、板藍根、綿馬貫眾、魚腥草、廣藿香、大黃、紅景天、薄荷腦、甘草。輔料為:澱粉。

魚腥草含有馬兜鈴酸,2017年,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症研究機構公佈的致癌物清單初步整理參考,馬兜鈴酸、含馬兜鈴酸的植物在一類致癌物清單中。2017年,美國權威雜誌《Science》旗下轉化醫學子刊發表了一篇馬兜鈴酸的重磅論文,該論文認為,含馬兜鈴酸的草藥和製劑,是導致亞洲肝癌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看到了關鍵字:馬兜鈴酸。
只要是腎臟科的幾乎都對這個東西耳熟能詳
閱讀全文 魚腥草

健身房體驗

距離我上次去健身房應該是30年前了吧?
繳了會員,上沒幾堂課,後來都只是踩踩腳踏車,跑個15分鐘的跑步機就覺得已經過了一世紀,最後連看看下班的OL都無法形成動力,變成我在台北市區逛街後滿身汗的淋浴間而已。

到了台東面對自己臃腫的體態,也想要找間健身房,結果被當地的人笑,整個台東都是你的健身房幹嘛還跑到冷氣間裡面運動?
對喔,於是開始了騎車跟跑步的生活,有一陣子瘋馬拉松的時候,的確感覺是有瘦下來的,而且有些肌肉,看書上說還是需要適度重訓,不過一沒場地二就是懶,尤其看到同事去操TRX回來幾乎生活無法自理的樣子,就自我安慰跑跑步就好。

不過後來身體出了一點問題開刀以後,就開始減少跑步的時間,再加上一些瑣事纏身,變得對什麼都沒興趣,一直回到西部又零零星星的有一次沒一次的跑,畢竟有太多理由,以前是沒時間現在是空氣太糟,天氣不好,心情不佳,時間不對,就這麼蹉跎兩年之後,有一天我開始覺得身體不對勁了。
不只是體重數字增加,體脂也飆升,現在是我爬一層樓梯都會喘了。這才驚覺到我現在身體到底變得多爛啊?
閱讀全文 健身房體驗

疫情雜感

本來以為自己一向很宅,以前周末懶得出門就擺上一瓶水在床邊睡他個兩天都沒有問題。
但是自從疫情三級警戒一個月來才覺得自願宅跟被迫宅完全是不一樣的心情。
以前還可以出門吃點好吃的,逛逛賣場,一年出個一兩次國,但當這些理所當然的自由被剝奪之後,每天就是工作家裡兩點一線才知道有多麼難熬,而且日復一日幾乎是重複的在做同樣的事情,當然還有其他一些煩心的事情發生,就會讓人覺得日子很難過下去。
閱讀全文 疫情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