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油到底有沒有用?

在將近20年前是有推薦洗腎患者吃omega 3的

  • 每天1至2克以降低甘油三酸酯
  • 每天4克,可降低血壓
  • 天放置4至6克血液以防止在放置血液透析移植物後形成血栓
  •  g /天治療尿毒症瘙癢
  • 至8克EPA和1.2克DHA用於IgA腎病

Omega 3 Fatty Acids

也是有被納入第三線高血脂治療的,不過後來我好像讀了一篇文章說沒什麼用,又被拉出來輔助使用的位子

Efficacy of Omega-3 Fatty Acid Supplements (Eicosapentaenoic Acid and Docosahexaenoic Acid) in the Secondary Prevention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不過近年來的研究似乎如果劑量夠高,還是可以有效降低TG的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一些整理衛教

太久沒進來打掃,結果發現進不來了,還好只是一個外掛出問題,後台移除掉就好了
感覺自己沒以前勤奮,去年問了一輪只有我這個傻瓜每個月在給診所小姐上課,換工作之後現在就簡單整理在BAND,想看的就去看好了。

口服抗血小板藥物
口服抗血小板藥物P2Y12接受體抑制劑,一般在急性冠心症或支架置放術後合併阿斯匹靈使用;傳統P2Y12接受體抑制劑為「保栓通(clopidogrel;商品名plavix)」,新一代的抑制劑則包括「百無凝(ticagrelor;商品名brilinta)」與「抑凝安(prasugrel;商品名efient)」。目前新一代P2Y12接受體抑制劑的適應症均為急性冠心症才使用,抑凝安則需急性冠心症同時接受經皮介入手術後使用;歐洲心臟學會制定的急性冠心症醫療準則,幾乎都把新一代抑制劑的位階提升於保栓通之上,而大多的美國心臟學會準則把三種藥物位階視同相等。

然而這類藥物有個問題,就是亞洲人對於百無凝的敏感度非常高,使用抑凝安也有類似百無凝造成之過度血小板抑制的現象,可能是因爲東亞洲人比白種人多了30-47%活性代謝物。日本於2018年發表的JCS準則8建議,除非有使用保栓通或抑凝安的禁忌症,才建議用百無凝。

所以新藥抑制血小板的效果更好,然而不一定對每個人都有好處。

在急性冠心症集接受選擇性介入治療如心導管PTCA患者,及早使用Clopidogrel+ Bokey (Dual antiplatelet therapy)可以防止新的血凝塊形成或阻止現有血凝塊繼續擴大,可明顯減少病人因心血管疾病死亡,反覆性心肌梗塞或中風的危險

AHA/ ESC 建議 PCI 放置支架後須聯合使用 Bokey + clopidogrel 共 12 個月

骨質疏鬆症
慢性腎臟病患者有骨質疏鬆症的比例、骨折的風險及骨折後產生的併發症及死亡率比一般人口更高。研究顯示洗腎病人的骨折風險度約為正常人的四倍;NHANES III的報告也指出腎功能中度至重度不全者的髖骨骨折風險也比正常腎功能者多了兩倍

骨鬆的黃金診斷標準是DXA 「雙能量X光吸光式測定儀」

洗腎患者基本上以先控制Ca, P, iPTH為主,但是如果有骨質疏鬆時該不該用藥?

一般常用藥物雌激素、雙磷酸鹽、選擇性雌激素受體調控劑、抑鈣激素、合成副甲狀腺素及鍶化合物等,在腎功能不全病患身上使用時有安全疑慮

2012年健保通過新藥保骨素骨鬆針denosumab(商品名保骼麗,Prolia),半年施打一次,不須經過腎臟代謝,所以洗腎患者可以使用。
可明顯降低脊椎骨折風險68%,髖骨骨折風險降低達40%,如果使用五年,腰椎骨密度能提升13.7%。

順帶一提…討論時有人說起打Prolia也成功降低了iPTH,我覺得跟Parsabiv 一樣只是增加了我們使用Calcitriol的空間,比較不會造成高血鈣,真的不用維他命D3好像不太可能壓得下來。Parsabiv 低血鈣的副作用是真的蠻明顯,但是P也會降,有人的經驗是在開刀前使用可以減少術後Bone hunger的機會。

 

低鈉透析

在2007年時的研究的確認為可以降低收縮壓及兩次之間體重的增加(因為鹽分減少)但對舒張壓下降沒有明顯效果。

2019年考科藍數據庫納入了12項研究發現:
與中性或高透析液[Na +]相比,低透析液[Na +]對血壓有以下影響:
減少透析間增重
可能降低了透析前的平均動脈血壓
可能降低了透析後的平均動脈血壓
可能減少了降壓藥的使用(2項研究:SMD -0.67 SD,95%CI -1.07至-0.28;低確定性證據)。

對“安全性”終點有以下影響:
透析內低血壓事件可能增加
可能會增加透析內抽筋

與中性或高透析液[Na +]相比,低透析液[Na +]可能對透析內BP幾乎沒有影響

由於證據質量非常低,尚不確定低透析液[Na +]是否會改變細胞外液狀態,靜脈語氣,動脈血管阻力,左心室質量或體積,口渴或疲勞。

低透析液[Na +]可能會降低透析內體重增加和BP,這與改善預後有方向相關。但干預措施也可能會增加透析內低血壓並降低血清[Na +],這與死亡風險增加有關。干預對整體患者健康的影響尚不清楚。

 

算Kt/V的洗後採血(抄別人的QA)

抽洗後BUN的目的,是為了計算Kt/V。

常聽到的Kt/V有四種:spKt/V, eKt/V, stdKt/V, nKt/V,在目前實務上,血液透析常用的Kt/V叫做spKt/V,全名為single-pool Kt/V

至於原理有時間我們再來講,不然你回家翻翻書也可以。簡單的說,我們現在只想測血管中的濃度,因為要等到跟血管外的濃度平衡又得等很久,所以有人會抽第二次洗前的BUN來算
既然我們只想抽循環血管中的濃度,透析結束時就該馬上抽,以免被平衡抽的BUN數值就不準了。

那為何抽血前還要把pump變慢?理由就是為了避免再循環,確保抽到的血,是貨真價實來自病人體內血管的血,而不是來自AK的血。

為何從A端採血會採到從AK回流的血呢?理由就是V針的血因血管狹窄或針位不良,還沒回心臟就又被A針抽出來。為了避免「再循環」現象讓抽血不準,就是先把blood pump轉速放慢,慢到不太可能發生再循環的程度。
到底多慢才不會有再循環,一般只能遵循經驗法則,理論上double lumen要放到最慢(如50 mL/min),而AVF/AVG一般到150 mL/min以下即可。

「那麼,為何不乾脆關掉blood pump就好了?」
因為關掉pump當下,管路內血液有可能還是有問題的,因此需要在「保證沒有再循環情況下,讓血從A流出來至少充滿到A端的採血頭」。如果轉速越慢,等待時間就要越久,比如100 mL/min轉10秒,其效果就等同於50 mL/min轉20秒。究竟要轉幾秒,就是估計一下A端管路內的血液容量大概有多少。比如100 mL/min轉15秒,就相當於拉了25 mL的血液出來,一般這個量是遠遠超過A端的管路容量。

「還要算秒數那麼麻煩,那我不能乾脆等個1-2分鐘,先去忙再回來抽嗎?」
答案是不行,抽血時間隔越長,單一水池的定義就越受到破壞。雖然理論上只隔1分鐘差異很小,但我們以為是單一的水池,在血液透析中也不是均勻的,如果是用AVF/AVG的病人,還會有心肺再循環。病人洗後抽BUN,每隔1分鐘抽出來數據都不一樣(會一直爬升),那麼哪一個才是正確的?

總之,就是因為BUN在洗後的變化很快,我們才需要一個嚴格的protocol去確保大家抽的都是相同的BUN。下次,如果看到病人Kt/V異常地低,別忘了把錯誤的抽血技術也考慮進去喔!

 

血鋁

比較資深的同事應該有印象以前每年的抽血會檢查血中的鋁濃度,但這幾年來大部份院所都沒有再繼續偵測,為什麼?

1. 以往的高血鋁大多來自於水處理技術不足或者透析包裝污染而來,真正從降磷的鋁片引起的其實並不多。服用鋁片當然會導致血鋁濃度較高一些,不過很少超出會有病變濃度,真正身體的鋁含量會在骨頭與血液中流動,所以血鋁並無法真實反應身體裡的鋁含量。
2.過去30年來沒有強烈的臨床證據證明服用鋁片會造成腦病變或腎病變,雖然如此我們還是不鼓勵大量使用鋁片來控制血磷
3.即使測出高了,以DFO治療時仍有一定風險,例如骨頭中大量鋁被洗出來,導致急性血鋁增高,反而會讓患者昏迷(見下面摘要)

所以測了低不表示沒有,高也不一定可以做什麼。治療勝於預防,我們可以做的就是
1. 避免使用鋁片,使用量也不要太多,一旦血磷降低就改回鈣片(然而鈣片也有鈣化的風險)
2.定期偵測透析液中的鋁含量

以下是我以前整理上課的資料,濃縮成摘要給大家參考


• 地表上含量最多的金屬,含量第三多元素。
• 真有顧慮就避免用鋁鍋煮食酸性食物,此外和鐵鍋、不銹鋼鍋一樣沒有危險
鋁罐茶比碳酸、運動飲料含鋁量高,腎臟病營養品也有400 ~ 500 ppb
• Ulcerin每錠含有氫氧化鋁 233.0 mg
代謝途徑
• 主要透過食物、飲水及藥物經消化道進入人體。0.1 ~ 1 % 被吸收,酸性環境下吸收率較高。
• 在紅血球濃度比血漿高,組織中少得多,肝、肺、骨骼較多。
• 排泄藉糞便及尿液。糞便中含未被吸收及膽汁排出的鋁。
• 血液中約95%鋁和運鐵蛋白和白蛋白結合,由腎臟排除。
鋁中毒
• 最常見三種傷害 1. 腦神經病變 2. 貧血 3. 骨骼疾病
• 急性中毒發生於鋁和檸檬酸併用,鋁污染透析液,使用DFO治療鋁中毒時
– 鋁> 500ug/L,產生意識不清,抽搐,昏迷
• 慢性中毒 > 50/L,典型進行性陣攣性癡呆,說話口吃,人格異常,抽搐
鋁中毒的腦神經病變
• 語言退化、行動遲緩、記憶力減退、注意力喪失、口吃、癲癇、精神異常。
• 病程持續進展,若未發現治療,會完全喪失神經功能,最後死亡。
• 早期洗腎水未用 RO ,腦神經病變和水中含鋁量有密切關連。現今極罕見。
鋁中毒引起的貧血
• 鋁會阻礙血紅素製造過程中 δ- ALA 合成,阻礙鐵離子參與,機轉和鉛中毒引起貧血有點類似。
鋁中毒引起的骨病變
• 常見有二種:軟骨病 (Osteomalacia) 及再生不良性骨病 (Aplastic bone disease)。相同點就是造骨機能變慢及骨質「礦質化」速率降低。
鋁中毒與腎臟病
• 1970 年代,多因水污染。今以 RO 處理大為改善。
• RO 處理過鋁濃度依然超標原因
– 造水機「止逆閥」材質含鋁
– 管路材質的鋁釋放
– 濃縮洗腎液包裝容器含鋁
• 透析過程所有液體、設備、器材、耗材等要有無鋁標示,操作設備及配製溶液時,應有防鋁污染概念,透析液定期監測含鋁量,超標要找出污染原加以改善。
• 尿毒症患者長期服用含鋁降磷藥,可能造成鋁負擔。
影響鋁濃度的因素
• 副甲狀腺切除加重鋁中毒相關之軟骨化症,開刀前需篩檢
• 血鋁濃度受副甲狀腺素及患者鐵狀態影響,有偽陽性(鐵太低)或偽陰性(鐵太高)
• 洗腎患者易有鋁過高合併鋅過低。
• 制酸劑、鋁鍋,礦業製造都有可能接觸過量鋁。
鋁與癡呆症
• 一九七○年研究,老年痴呆症腦中有超高鋁含量。一些報告指出,腦含量可能是結果而不是起因。
• 攝取過量鋁是阿茲海默病原之一的學說已不被採信。
• 1965 年最先提出鋁與阿茲海默症有關,此後數十年學界找不出證據。
• 牛津大學神經病理學院三名教授聯合研究報告,更正鋁有害腦部說法。
KDOQI 的建議
• GUIDELINE 11. 鋁過量和對CKD的毒性
• 11.1 為防止鋁中毒,避免經常給予鋁片且透析液鋁應 <10 µg/L.
• 11.1a CKD患者服用鋁片避免同時使用檸檬酸鹽
• 11.2 評估鋁暴露量及鋁中毒風險,血鋁應每年至少檢驗一次,服用含鋁藥物應每三個月檢查一次
• 11.2a 血鋁值應 <20 µg/L.
• 11.3 血鋁上升 (60 – 200 µg/L) 或有臨床鋁中毒症狀,副甲狀腺手術前有鋁暴露,都應做 DFO test
• 11.3a 透析最後一小時 5 mg/kg DFO滴注 ,抽血驗注射前及兩天後透析前血鋁
• 11.3b 血鋁 ≥ 50 µg/L表示陽性 1
• 1.3c 鋁 >200 µg/L 不能做 DFO test 以免造成神經毒性 ,血鋁會超過500
• 11.4 鋁骨病變可經 DFO test 後鋁 ≥50 µg/L及 iPTH <150 pg/mL 來預測
• 診斷黃金標準還是骨切片表面有鋁染色 (>15% 到 25%) 表示有再生不全性骨病變 或軟骨症.
為什麼不再檢測血鋁?
• 美國費城研究:HD病人血鋁增高發生率很低,定期檢測是不必要的。
•口服含鋁降磷劑真的會中毒嗎?
•血漿鋁濃度和吃下鋁片量沒有相關性,沒人出現EPO抗性或再生不全性骨病變證據
結論
• 少量累積不會馬上不適,早期鋁過多會產生疲勞、頭痛及磷流失。
• 可透過血液、尿液或頭髮作定量分析,除非近期大量暴露,否則難以偵測累積量。
• 尿液需先服用螯合劑,收取6-8小時尿液作分析
• 每個人接觸來源及量不同,排除能力不一,即使進入微量,因先天體質或其他功能障礙導致排除變差,長期下來累積量仍可能較多。

 

Posted in 臨床心得 | 3 Comments

Valsavar maneuver

持續用力的血液變化

以前小時候不懂事,看了一些雜書,學了不正確的吐納方式,當時覺得每「運行一週天」之後,會有暖流流向四肢,心想這就是氣在運行,多做幾輪之後甚至覺得自己「入定」了,會有一睜眼發現一息之間已經過了很久。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臨床心得 | 1 Comment

人生的第一次失業

好像從畢業以後就一直銜接著上來,還不知道失業是什麼感覺。
說起來是我自己要辭掉的,感覺繃緊久了,身體受不了了,有些東西是身外之物,對於沒什麼家累的我而言不是那麼重要。

人生偶爾也是需要長假的。

更何況這根本稱不上挫折,只是我想偷懶罷了,只是又沒什麼第二專長,也沒有固定業外收入的我來說是有點任性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營養維生素D補充劑對透析患者有益嗎?

看到廠商又開始不遺餘力的推補充品,還找了大老背書

於是上網找一下關於這方面的研究,在CJASN找到了關於DIVINE研究的結果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臨床心得 | 2 Comments

Ticwatch S

自從moto 360之後就沒有再碰過android wear,畢竟大家都差不多,ticwatch本來都是用自己的os,後來在眾籌不知道為什麼又用上了wear os 2.0但是因為沒有轉盤,其實跟moto 360升級應該也差不多,並沒有很好用到2.0的功能。看到臉書在特價也不貴,弄一支來玩看看。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敗家 | Leave a comment

維他命C 與透析

有一段時間很流行在透析後給患者打維他命C,說是可以把鐵趕出來作事。也有幾篇論文支持,於是用了一陣子,但是我跑統計根本沒有文中所說的神效,ESA的使用好像減少的也不是很多還不如打鐵劑來的明顯。所以我現在也找不到KDOQI到底是哪一年開始把維他命C當做貧血輔助用藥給拿掉的,可能是2005吧?

KDOQI US Commentary on the 2012 KDIGO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for Anemia in CKD
Adjuvant Therapies
3.16.1: We recommend not using androgens as an adjuvant to ESA treatment. (1B)
3.16.2: We suggest not using adjuvants to ESA treatment including vitamin C, vitamin D, vitamin E, folic acid, L-carnitine, and pentoxifylline. (2D)

主要還是因為證據太少,又因為不是標準指定用藥,安全性等的資料也少。

其後在CKD也不贊成用一些奇怪的東西來輔助治療貧血。

K/DOQI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Bone Metabolism and Disease in Chronic Kidney Disease

Increased oxalate burden may occur in Stage 5 CKD patients, especially if they receive large amounts of ascorbic acid. This may be associated with marked deposition of calcium oxalate in soft tissues. Such deposition in the myocardium, or mitral and aortic valves, can cause cardiomyopathy and congestive heart failure, eventually leading to death. Since vitamin C is metabolized to oxalic acid, it is recommended that vitamin C intake in Stage 5 CKD patients be limited to the daily recommended dose.

但是也不是不能吃,只是要小心過量造成代謝成草酸增加結石的風險。建議限制在每日建議量以下。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臨床心得 | 1 Comment

何時開始洗腎

Timing of dialysis initiation, duration and frequency of hemodialysis sessions, and membrane flux: a systematic review for a KDOQI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有限的數據表明,與常規血液透析相比,早期透析治療開始CCr 14 vs 7和更頻繁(每週> 3次)或更長時間(> 4.5小時)的血液透析並未改善臨床結果。

短期隨訪期間每週三次以上的血液透析和長時間血液透析並未改善臨床結果,並導致更多的血管通路手術  low evidence

使用low flux 的血液透析相比,使用high flux 的血液透析並未降低全因死亡率,但降低了心血管死亡率(中等質量證據)。

 

Timing of dialysis initiation: when to start? Which treatment?

早期開始透析的患者沒有生存獲益。
一種解釋eGFR可能是有缺陷的指數; 肌肉萎縮或體液超負荷患者的肌酐水平較低,這些具有高合併症負擔的患者通常“早期”開始,即eGFR較高。
另一種解釋是透析實際上是有害的; 常規三次每周中心血液透析的透析開始明顯與初始死亡風險增加有關,特別在使用臨時導管時。

本篇推PD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臨床心得 | Leave a comment

洗腎患者使用L-carnitine

其實這東西在1999年就被美國FDA通過,然後被傳說各種好處,鍛鍊的人喝了可以比較不會鐵腿抽筋,甚至還說可以減肥等等,因為carnitine的作用是將幫助脂質分解成脂肪酸,並且讓它有效的利用並產生能量。

在2000年初也有各種文章吹噓這東西對洗腎患者有各種好處,包括了對促EPO的反應增強以及改善運動耐受性,減少透析中症狀,甚至對副甲狀腺功能亢進,胰島素抵抗,炎症和氧化狀態,蛋白質平衡,血脂,心臟功能和生活質量都有效。我自己也買過一大瓶喝,那陣子剛好瘋跑步,但你問我喝了有沒有效?老實說我是沒感覺,就酸酸的,感覺像在喝什麼養命酒一樣。

口服和靜脈給予左卡尼汀治療血液透析患者肉鹼缺乏症的多中心隨機對照研究

Effects of intravenous and oral L-carnitine supplements on carnitine deficiencies in maintenance hemodialysis patients: a multicenter,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

<<上海醫學>>2003年 第26卷 第11期
作者: 丁峰顧勇林善錟嚴玉澄林星輝錢家麒徐耀文陳楠魯維維袁偉傑,

期刊-核心期刊 QCode : shyx200311003
目的比較左卡尼汀口服液與靜脈注射左卡尼汀對維持性血液透析患者肉鹼缺乏症的治療作用和不良反應.方法隨機選取4家醫院血液淨化中心接受維持性血液透析的尿毒症患者108例,分別給予每週2次靜脈注射左卡尼汀1 g(靜脈注射組)、口服左卡尼汀1 g/d(口服Ⅰ組)或2 g/d(口服Ⅱ組)治療,總觀察時間為8周.結果3組治療前後的症狀、體徵評分均顯著下降;治療前血漿肉鹼濃度分別為(26.52±10.29)、(25 59±9.17)、(22.56±15.02)μmol/L,治療後分別為(113.16±56.86)、(103.25±42.41)、(121 43±59 33)μmol/L(P<0 01).經過8周治療後,靜脈注射組的血小板、口服Ⅱ組的血紅蛋白和紅細胞均較治療前明顯上升,口服Ⅰ組促紅細胞生長素(EPO)的用量則較治療前顯著降低;靜脈注射組的白蛋白、尿素氮、肌酐水平,以及口服Ⅰ組的前白蛋白水平,口服Ⅱ組的白蛋白、尿酸水平均較治療前顯著升高;口服組和靜脈注射組的不良反應均輕微.結論口服補充左卡尼汀可顯著提高維持性血液透析肉鹼缺乏症患者的血漿游離肉鹼濃度,改善肉鹼缺乏的相關臨床症狀和體徵,並對部分營養學指標和血紅蛋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作用,其療效與靜脈給藥相似,且更為經濟、方便.

很多去北部洗的患者好像都會被鼓勵自費買來或吃或打,我是不反對也不鼓勵,但前一陣子發現有些發泡錠的鈉濃度高了點,對於血壓高的我實在不建議再服用。
然而理論是理論,並沒有太多雙盲隨機研究有強烈證據來證明這個藥對於透析患者真的有好處。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臨床心得 | Leave a comment

Homepod

堪稱最智障的智能音箱,名不虛傳。

先把剛收到時在臉書開箱的貼過來

真是目前買過最大的智能音箱,但是很遺憾一樣不支援中文。還以為跟內建siri一樣

設定跟現在iphone的周邊一樣,一打開就會自動跳出設定,可是居然沒有app可以看剛剛接收的語音訊息是否正確,當然更別談修正。跟智能家居的連結就可能只靠內建的家庭了。

放音樂當然威,畢竟這麼重這麼大,跟其他單薄身板的當然沒得比,對於收音的距離也不錯,音量不用很大就聽的到。

因為支援homekit的太少又貴,目前看來就是只能播放apple music的東西。他也不給你播放其他的

問天氣,wiki,翻譯這些都還好,也沒比其他的笨多少。但是因為封閉,所以不能選擇其他的音樂播放,也不容易跟其他智能家居連接,更不要提什麼第三方技能。之前發佈時說的兩顆串連形成音場也還不支援。基本上還是個未完成品,別家可能是『智能』音箱,這顆應該只是智能『音箱』

spotify還是可以用airplay播放,但是不能用語音就是。
然而要他唸新聞,卻說沒有。好歹echo跟google home還會找個NPR什麼的,現在這顆大概只支援在美國使用
但是對於歌曲的語音識別我覺得比其他台真的好很多,google 跟echo要叫他們播放spotify上韓國歌手的歌真是有時要錯好幾次

音質真的是好,跟其他相比,就是環繞音響比收音機的差距

homepod是歸在家庭app裡,但是你阿嬤的,只能暫停音樂跟設鬧鐘的功能而已。設計太簡約,結果根本不知道現在的音量在什麼位置,也不像其他的可以讓他不要偷聽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敗家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