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煙害

smoke
最近這一則新聞或者不是很顯眼,大家對貓熊會不會來台灣比煙害防制法修正案會不會過要關心得多。那這次到底在爭議什麼?就是「室內公共場所全面禁菸」條款,煙商跟一些生意團體覺得會讓他們的營業下滑,甚至說出這是妨礙吸煙者人權的惡法。
我贊成嗎?當然贊成,因為我沒抽煙,卻也必須受煙害。抽煙不光是抽的時候會燻到旁邊的人,味道還會留在房間中,染到衣服上,為了這些吸煙者的人權,不吸煙者就得被迫吸二手煙犧牲人權。何況這個法又不是全面禁止吸煙賣煙,只是不可以在室內的公共場合吸煙,你愛在家裡怎麼抽,愛在外面怎麼抽,也沒人管你啊,至少留個淨土給不吸煙的人吧,畢竟不吸煙的人還是比吸煙的人多得多啊。香菸對人體實在是有百害而無一利,從醫學角度來看,心血管疾病,肺部疾病,癌症等等都跟吸煙有關,不要拿什麼你家隔壁阿婆吸煙都沒事來講,特例不能推翻通則。到時候健保又得花更多錢去照顧這些因為自己享受而罹病的人,不但害己又害人,有什麼理由必須為這些人個人的嗜好來叫大多數人犧牲呢?


禁煙是世界的趨勢,WHO提倡的國際禁煙日,最喜歡抽煙的日本人近年也開始大幅提倡禁煙(日本禁煙動真格日本人的吸煙禮儀
),為什麼?就是為這個無聊的嗜好讓人民健康付出了太大的代價。在醫院現在也開設了禁煙門診,但是與其這樣消極的等魚上鉤,其實我更支持積極的立法讓抽煙人口減少。看看人家是怎麼樣在避免煙害,但是我們這些立委卻因為商人的抵制而選擇逃避這種對全民有影響的法案。
只是,我也懷疑這個修正案通過又如何?台灣立法嚴執法鬆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煙害防制法上網一查,才知道在八十六年三月十九日就開始實施了,不過有差嗎?有幾個人因為這個法被罰過?商店還是照樣賣煙給國中生,第十四條說:

下列場所除吸菸區(室)外,不得吸菸:
一、學校、社教館、紀念館、圖書館、博物館、美術館、文化中心。
二、歌劇院、電影院及其他演藝場所。
三、觀光旅館、百貨公司、超級市場、購物中心及建築樓地板面積二百平方公尺以上之餐廳。
四、非密閉式之鐵路列車及輪船。
五、車站、港口、機場之售票室及旅客等候室。
六、政府機關及公營事業機構。
七、社會福利機構。
八、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指定公告之場所。

你在這些地方沒看過人家抽煙嗎?很多人就大喇喇站在禁煙的標誌下抽煙,還有更離譜的是在充滿氧氣的病房裡抽煙,你除了勸導還能怎樣?以前還有學弟因為斥責在醫院裡抽煙的病人,被投書院長信箱說是態度不佳,最後還得寫悔過書,氣得他想離職。
我覺得如果說因為要保障吸煙是個人的權利,那為什麼整天在網路上抓那些PO情色文章的人啊?這些東西會危害社會風氣?那會比抽煙危害社會空氣的人多嗎?造成的傷害多嗎?以商逼政或許才是這個問題的答案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2 Responses to 拒絕煙害

  1. b6s says:

    雖然我現在會抽菸斗,仍然很討厭菸味(這種生理反應其實不會因為抽菸而降低)。就算我宣稱菸斗和雪茄不吸進肺裡所以傷害比較少,也是一種自欺。(或許健保在某種「自作孽」的行為上不應給付給高度正相關的疾病,不過這好像也會發生我下面要講的問題,還沒想清楚。)
    不過這種類型的法律其實是有點可怕的。無論是所謂菸害或是色情,當然以商逼政總是會發生沒錯,但如果因為基於某些標準就開始立法入罪之,明天不知道又會有多少你我不認為有錯的事也變成犯罪。例如,我覺得注音文實在是一種汙染,因此我希望立法禁止…… 這樣真的合理嗎?
    以商逼政的某一個反面其實很有趣,以米國為主的嚴格掃毒政策,和荷蘭或英國實施的軟性手法,後者似乎才對解決問題有比較多的幫助。
    回到這個菸害防治,其實我贊成公共場所要規定清楚,但是行政法規常常不是缺乏正當性,而是缺乏周延精緻的配套措施。本來有促進一般環境演化成「井水不犯河水」的機會(舉個例來說,如果營業場所除了強制禁菸,也可以有選項是「吸菸區要像機場的水準」之類的),搞得像是另一種族群對立然後就不管了是什麼心態呢?我想八成到最後什麼也沒改善,就像限用塑膠袋政策的下場一樣。

  2. TSUBASA says:

    或許我想法比較偏激一點,如果人民水準有那麼高,這種事可以靠勸導或教育,當然可以不需要立法入罪。如果大多數的人覺得注音文是污染,當然可以立法禁止,這就是民主政治啊。只不過本來立意是讓少數人來代表表達民意的立委,卻變成讓他們少數人的意見來支配民意。煙商固然是他的選票,但是其他人現在的想法是怎麼樣呢?
    不過你最後的顧慮跟我一樣,就算立了法能不能徹底執行還是一個問題,如果政府都真的依法行政,今天健保也不會這麼慘。

  3. Paul says:

    營業場所應該留給業者去決定吧?!為什麼要 規定那麼多呢?我想,我是不是可以開一家“專門一邊抽煙,一邊喝咖啡“的餐廳呢?如果不可以,那又是為什麼?
    我們都希望不要抽煙,但既然抽煙不犯法,是不是要留一些自由的空間呢?讓巿場機制去決定餐廳要不要禁煙不行嗎?

  4. TSUBASA says:

    抽煙關係到全體國民健康跟醫療支出,這就不只是個人自由的問題。我覺得可以逐步進行,不一定要一次到位,但是不論遲早,總是要開始起步,畢竟減少煙草,不光是台灣獨有,這也是全世界要面對的問題。

  5. 阿匹婆 says:

    雖然, 身為醫師, 應該 100% 贊成菸害防治法
    但對那條 “營業場所全面禁菸” 深深不以為然, 又整理不出完整的道理
    剛好讀到這篇 “以健康為由的人權交易” (李卓倫/中國公衛/中國時報 060106) 給大家參考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newslist/newslist-content/0,3546,110514+112006010600332,00.html
    …. 從學理上來說,這兩個理由均屬於結果論的功利主義,第一個理由認為照顧人民健康的「目的」可以合理化所有政府強制性的「手段」,第二個理由則認為餐廳禁菸符合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利益。 ….
    …. 。因為餐廳禁菸的「健康」效果顯然必須犧牲人民在餐廳用餐時吸菸與不吸菸,或是要走進吸菸餐廳或不吸菸餐廳的「選擇自由」,健康的效果在這個議題上未必是唯一的與最高的價值。 ….
    …. 對人民自由潛在的最大危害,往往來自於動機良善的政策主張內容。任何以健康為名,但顯然剝奪人民自由選擇權利的主張,應該要非常小心審視,這樣的方案是不是唯一的與必要的? …. 正義的概念也代表一種性質的描述,而無法屈從於贊成與否人數多寡的數量計算。 ….
    不過, 持這種論點, 會不會被董式紅衛兵扣上道德的高帽子, 拖出去遊街?

  6. ShotLiang says:

    荷蘭都有Coffee Shop專門給人抽大麻,
    合法控管, 合法繳稅,
    也嚴格規定除了特定場所以外都算違法,
    抽煙也可以比照辦理,
    給所有的營業場所一個選擇,
    要設立吸煙區就要相對設立非吸煙區,
    把他當作[不吃辣請先告知]般印在菜單上一樣,
    也給所有人一個選擇

  7. tonyshell says:

    徒法不足以自行,在台灣尤其是這樣。
    在醫院裡沒看過人抽煙的有嗎?
    至少在當醫師十年來,在醫院裡面沒有『沒看過』。
    從早期的專屬『吸煙室』,到樓梯間,到現在的廁所(院方還貼心的設計了個嘔吐沖洗用槽讓抽煙客充分使用)。
    除了貼出的告示之外,沒有地方不能抽煙的。
    搞到我每次上廁所都要念那些在裡面抽煙的家屬與病患,
    搞到後來他們索性佔住大號間專供自己使用,要不然就是在我開口前遞上一支煙…….

  8. 阿匹婆 says:

    照董氏基金會的說法是, 美國某建築學會研究發現, 吸煙區空氣還是會滲入非吸煙區
    但「選擇自由」應該是:
    你可以選擇設有 “非吸煙區/吸煙區” 的餐廳
    或選擇 “完全禁煙” 的餐廳
    進一步而言, 台北車站該全面禁煙, 因為這是生活所需, 且沒有選擇的機會,
    但法律沒有義務保障你一定找得到 “完全禁煙” 的 KTV, 畢竟, 唱 KTV 不是生命/生活所需
    法律也沒有那麼大的權力限制私人場所營業方式的自由選擇權, 畢竟, 香煙是合法販售的物品
    至於吸煙 vs. 健康, 如何讓吸煙者付出代價 (如何 “懲罰” 吸煙者), 那是另一個層面的議題
    講這些, 會不會被董氏紅衛兵扣上道德的高帽子, 拖出去遊街?

  9. TSUBASA says:

    我可以同意消費者自己可以選擇是否進無煙餐廳或有吸煙區的餐廳用餐,那從業人員是不是也可以選擇要不要進吸煙區服務?
    或許董氏基金會不一定非得堅持在這一點,也可以要求政府在執行上或罰則上加重。只是防制煙害不應該是衛生署的工作嗎?為什麼這些政策立法的推動是由民間基金會在跑?

  10. 阿匹婆 says:

    >> 那從業人員是不是也可以選擇要不要進吸煙區服務?
    是的, 那是雇主與勞工在簽訂勞動契約時, 一開始 (或新法實施時, 重簽勞動契約) 該說清楚的!
    這是勞工是否要應聘的選擇權,
    也是雇主是否要錄用的選擇權.
    (當然, 我們沒有這種問題, 因為我們都在完全禁煙的場所工作.)
    >> 或許董氏基金會不一定非得堅持在這一點,也可以要求在執行上或罰則上加重
    阿匹婆持保留的態度, 政府/基金會 可以宣導, 譴責 (甚至污名化) 這些私人場所營業營業方式
    但不能以法律, 行政法規, 行政罰則侵犯私領域的基本權利.

  11. cato says:

    我敢打賭這些抽菸的人至少有九成沒看過肺癌病人臨死前的可怕狀況。
    抽菸的人在爭取自己抽菸的權利之前,請先顧到不抽菸的人不想吸二手菸的權利吧!大剌剌地將二手菸分享給別人的「癮小人」太多了。

  12. TSUBASA says:

    我想就是宣導譴責無效,甚至煙商還會利用各種媒體來美化包裝抽煙這個行為。
    並不是不抽煙就吃不下飯唱不出歌,以侵犯個人權利為理由來辯護實在不是什麼好理由,如果這樣也算的話,那戴安全帽會壓壞髮型,繫安全帶會妨礙呼吸,這些法是不是也是惡法?更何況這些只是你自己不要命,吸煙卻是拉別人陪葬。
    法律很多事本來就是侵犯私人權利,來彌補道德輿論所做不到的地方。

  13. 阿匹婆 says:

    不是該保障癮XX個人有多少權利, 而是在國家認定香煙是合法的物品的前提下,
    法律不能無限上綱將它的手伸進 “非強迫性進入” 的 “私人營業場所”.
    “安全帽”, “安全帶” 是不僅是國家強制性做為保障人民生命安全,
    更重要的, 它牽涉到公共安全, 以及緊急危難時, 國家對你的救援義務
    「癮小人」絕對他X的令人討厭, 但立法必須以所有人是良善的為前提.
    再者, 法律不是用來彌補道德做不到的地方, 法律僅僅是維持最低限度的道德.
    若是將肺癌病人臨死前的可怕狀況貼在煙盒上,
    或抽取重稅預付癮XX將來接受呼吸器長期照護費用, 我絕對贊成.

  14. TSUBASA says:

    這個問題果然是個爭議的好題目
    谁来禁止公共场所吸烟?
    http://www.med8th.com/humed/2/20030901sljzggcsxy.htm
    吸菸族的悲歌
    http://blog.chinatimes.com/fld/archive/2005/11/10/24804.aspx
    不過我還是很悲觀的認為,就算過了也執行不了。

  15. 阿匹婆 says:

    換個方式說,
    一群吸煙的豬窩在允許吸煙, 私人營業的密閉 KTV 吞雲吐霧, 是不是公共議題?
    這不是法律如何 “保障” 吸煙者, 而是法律/道德/輿論有沒有權力 “限制” 私人營業場所的經營方式.
    如果有一個私人經營的餐廳, 標榜 “特聘日本料理鐵人, 全台第一, 本餐廳拒絕吸煙的豬”
    那些煙豬想吃好吃日本料理, 就必須把煙熄掉, 乖乖進去吃飯.
    如果另一個私人經營的餐廳, 標榜 “特聘法國三星名廚, 全台第一, 本餐廳設有吸煙區”
    吸煙區裡面一堆煙豬正在大快朵貽
    你可以進去吃飯, 你可以公開批評 “煙霧迷漫的地方能品嘗什麼美味”
    你可以掉頭就走, 你可以私下咒罵 “老闆, 名廚, 還有那群煙豬早點去死”
    還是
    你可以透過立法, 強迫私營餐廳的老闆撤除吸煙區, 以 “保障” 不吸煙者享受這家 “私人餐廳” 美味料理的權利?

  16. miaolinda says:

    我是堅決拒絕菸害,沒錯,人類有選擇的權利,要抽菸的人,可以說上千百個理由支持他們自己。可是不要以為「大自然」默默不出聲音就代表接受,我要說的是:不管吸菸危害誰,請還給「大自然」公道,給宇宙一個乾淨的空間。〈天馬行空,假道學?…I don’t care〉

  17. Paul says:

    印病人的慘狀在煙盒上不一定有效果哦
    我好多的病人,即使是因為煙害相關疾病沒死成,在門診,我還是一次次勸其戒煙…他們很多是不在乎的…或說沒能力戒…
    另外,君不見很多專業的同事都是煙槍嗎?(一面叫人戒,一面自己抽)
    倒是一定要有機制教這些把自己暴露在煙害下的同時,為自己的健康多付出代價…健保要有些反應吧

  18. TSUBASA says:

    我也覺得就算煙盒印上全版的病人尊容也不可能會有什麼影響,第一次可能看了怕,第二次就習慣了。就像肝硬化的病人都在吐血了,他還是要想辦法出去弄瓶酒來喝。上面的警示標語大概也沒什麼用,因為還是很多人站在禁煙標誌下抽煙。
    2005年世界無煙日的主題就是『衛生工作者與控煙』,正是針對一些衛生工作者自己勸人不要吸煙,卻一面自己狂抽,這實在一點說服力都沒有。(我也是因為整天叫人運動,自己不運動感到羞恥,所以現在盡可能不開車都騎腳踏車)
    miaolinda網友,請發表自己的意見就好,不要針對人家的名字消遣,這樣容易擦槍走火。(我先把你損人的話隱藏起來)
    我想阿匹婆的主張不在於抽煙是好的,而在於法律該不該把他的手伸入私人生活領域。而我的主張是就是因為很多抽煙的人無法尊重不抽煙的人(在禁煙區抽煙,在密閉空間抽煙),所以才有必要利用立法來維護不抽煙人的權益,或許可以有特例如酒吧讓吸煙者可以前往,但是將大多數的公共場所訂為禁煙,在各國都有例子,連英國,挪威,瑞士都打算立法禁止在餐館吸煙,基本上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行為被定義為犯罪,並沒有什麼不妥。但是訂的嚴執行的鬆,我覺得對煙害防制還是只有消極作用,政府應該更積極的從教育著手,利用政策減少吸煙人口,才能保障國民健康。

  19. chungglin says:

    台灣,或者說許多華人社會(其實美國也差不多)最大的問題,就是在遇到公共議題的時候,永遠只有二元論述,也就是說,只有對或不對,然後再用道德的大旗,將所有持不同意見的人打成不道德,危害社會的蠹蟲,讓敵手在道德上落於下風。
    這從長久以來的教育就可以看出來,課本上只有對與不對,成王敗寇,從來也缺乏多元論述,對於黑與白的灰色地帶,永遠也沒有討論跟解決的辦法。環保議題是這樣,色情議題也是這樣,這次抽煙問題也是一樣。我們可以看到,那些環保份子跟反對色情的衛道人士總是早早的佔據了道德上的有利地位,在麥克風前永遠是咄咄逼人的一方,今天我們防杜色情的法律還不夠多嗎?可是什麼時候有認真的被執行過?結果就變成說一套做一套,台灣人永遠是雙重性格,法律歸法律,現實歸現實,大家都知道做不到的事情,卻偏偏要在法律上規定得很漂亮,結果是大家日子照過,但是法律的尊嚴卻被踐踏了。
    要改變這種情況,只有真實的去面對人性,與其去制定一套道德上毫無瑕疵卻不可能執行的法律,不如先承認人性之惡,然後再考慮如何有效的控管。對照歐洲跟美國的經驗,我相信有效的疏導遠比全面的防堵要有用。
    我本人不吸煙,事實上我極討厭煙味,但我也是個自由主義者,對我來說,政府是個消極的存在,是個必要之惡,任何法律在侵犯人權之前,都應該是因為這項權利的行使會妨礙到其他人的權利,所以才不得不以法律限制之。就這點來說,我絕對同意在所有的公眾場合禁煙,但所謂的公眾場合,應該是指所有不特定人在不需付出代價即可進入的空間,就這點來說,餐廳是一個你必須付出代價方可進入的場合,老闆也完全有權利拒絕你的生意,只要規定在門上必須標示此餐廳是否禁煙,我完全看不出餐廳應該列入全面禁煙的理由。
    當然,tsubasa所說,抽煙會影響醫療支出,並提高健保費用,以致於影響了公眾的權益,這不失為一種說法,但這只是凸顯了健保設計制度的不良,事實上,在過去健康保險並未公營的時代,吸煙行為會直接反映在保費的增加,從而提供了良好的誘因,讓人自發性的選擇不抽煙,或至少消極的讓抽煙的人付出了該付出的代價。但現在的健保事實上是完全沒有任何這樣的機制,不管你抽不抽煙,有沒有早睡早起,有沒有每週運動三次,大家的保費都是一樣,這樣落後的,吃大鍋飯一樣的健保體系,難道應該用法律來彌補其缺失嗎?正確的作法,應該是從檢討健保機制做起吧?要嘛,直接讓抽煙的人多繳一些健保費,不然就課徵高額的菸酒稅,並規定其收入應用於補貼健保收入,這樣才是符合使用者付費的原則,而不是動不動就將人民的權利用法律剝奪,並且將這些人打成不道德者。這種心態,事實上掩藏在底下的,是一種隱性的家長主義,認為政府有必要介入人民的各種層面,如果今天我們認為吸煙很可怕,對健康不好,所以我們就應該立法剝奪吸煙的權利,那是否以後我們也應該立法禁止打電動(會近視),熬夜(傷肝),吃垃圾食物,並強迫每個人一週至少要運動三次呢?
    對我來說,任何滿足人類慾望的行為,只要過量都是有害的,也都是危害大自然的,差別只在程度上的不同,所以在我看來,吸煙跟吸毒、吃麥當勞,都是一樣的。政府應該介入的範圍,應該被限制在公領域,也就是有無危害他人權益這點上。如果沒有,就應該默認人民有自由殘害自身的權利,將這些行為動不動就道德化,只是造成族群的對立罷了。

  20. b6s says:

    FYI: http://www.richyli.com/blog/2006/01/2.html
    想到以商逼政之類的事,對照這個看,非常有趣。

  21. b6s says:

    BTW,對照前面我留的 Richy 關於東京機場吸菸區的報導,阿姆斯特丹機場也有一樣的設施,但是有些事不太一樣:
    1. 他們的濾清器會裝在天花板上,吸菸區四週沒有隔間。如果你看到有一群人站在一個(近乎無形的)小圈圈裡,對,那裡是吸菸區。
    2. 前述狀況是在比較靠近 gates 的地方,如果是機場中央的巨大 lobby 和商店,基本上沒什麼限制。由於商家都是開放式的,本來我還在擔心,菸味可能到處飄吧?後來發現,也許那非常高的天花板形成了適合換氣的空間。
    提出這種例子的目的在於,由於荷蘭在容忍灰色地帶是相當著名的(而且他們還是天主教國家=_=),看看人家機場裡面因地制宜的措施,可以對照一下。當然,台灣是個小地方,空間上恐怕沒本錢,但話又說回來了,這種事搞不好還跟建築法規有關。

  22. TSUBASA says:

    在看過這麼多討論,或許我必須承認立法來規定連餐館都不准吸煙的確是蠻野蠻的行為,但目前看到的論述也大多辯解為吸煙者只是殘害自己,卻有意忽略掉侵犯不吸煙者自由的部分。或許立法該要求,如果吸煙區的設備不合格,就必須強制為無煙餐廳?要不然以目前都還是在同一個空間空調下的吸煙區設置形同虛設。
    立法禁煙無法完全將煙害消除,但也不能否認可以迅速有效降低,至少在大家願意重視煙害造成的後果之前。為什麼大家可以接受航空器十幾個小時的禁煙,卻不能忍受吃飯時一兩個小時不吸煙呢?

  23. JC says:

    小弟在日本陸陸續續也待了不算短的時間。也許因為是研究機構的關係,自從『健康增進法』通過以後,真的很少會在室內聞到煙味了。所有吸煙的人都必須在特定吸煙室裡面吸煙。連秋葉原也有smoker style的吸煙店。(雖然少有機會還是有人大剌剌地在路邊吸煙的)只是在日本這個高吸煙人口的地方,還真的是不容易啊。
    不過特別的是,日本禁煙都不是以有礙健康為理由。例如公園草地禁煙,是為了避免火災。秋葉原人行道的禁煙,是為了美觀衛生。而室內,公共場所禁煙是為了禮儀。也許抽煙者自己都不在乎了,別人何需管他的死活吧?

  24. TSUBASA says:

    如果不妨礙他人,例如在自己房間或車子裡愛怎麼抽是他自己的事。只是在密閉空間的公共場所,你就很難說抽煙只是戕害自己的行為,如果在場有孕婦或呼吸道過敏的人呢?
    我想全面公共場所禁煙可能作不到,但是加強吸煙區的管理和加重處罰(警察如果抓不守規矩抽煙的業績跟抓馬路違規一樣注重的話?),或許是可以努力的。

  25. Lydia says:

    Personally I support all the public indoor areas should be none-smoking. The American, used to be a heavy smoker, sits next to me in the office just quit smoking recently not because of health concerns but because it is too cold to smoke on the street. Making it more difficult is an effecient way to reduce smoking population.
    From the company standpoints, people who smoke not only increase the health insurance cost but also reduce the working hours. My office neighbor used to smoke at least five times a day and it took 10-15 minutes a time.

  26. yarng says:

    我不吸煙,我也討厭身旁有人吸煙。
    二手煙造成的傷害比較嚴重吧
    把二手菸的傷害列出來,大家分成兩派看誰打架打贏,就以誰的想法為依歸囉
    講什麼人權或是自由都不重要啦,打架打贏就是對的

  27. cato says:

    >立法必須以所有人是良善的為前提.
    我的看法正好相反。立法的前提是人性本惡。
    >也許抽煙者自己都不在乎了,別人何需管他的死活吧?
    更重要的是癮小人不在乎身旁不抽菸者的死活。我一點也不想吸到二手菸。癮小人的死活我才不在乎,只要不要叫我去為這種人緊急插管就好了。

  28. b6s says:

    「或許立法該要求,如果吸煙區的設備不合格,就必須強制為無煙餐廳?」我偏好的方案就是這種類型。所謂配套,應該是要在各退一步的情況下進行,不然打打架只會兩敗俱傷之後回家休養擇日再戰。:p

  29. 以後想抽菸,就坐捷運好了

    個人不碰香菸,自然不受菸害之擾。再者,也許是個人對於木質物例

    如稻草、薰香、藏草的燃燒氣息其實是喜好的,不像旁人聞”煙”即反

    感,因此對菸觀感其實不帶惡意�

  30. 833 says:

    其實都是”現實”考量,也就是錢。
    比如:”安非他命”傷害人體很大,其效力於單一使用人體,是毒品,價格貴,取得不易;
    菸,慢性傷害人體,其效力擴及沒使用人體,不是毒品,價格便宜,取得容易。
    從以上比較得知,用法律和金錢來規範是最有效,但菸因急迫性不高,所以法律規定鬆,所以目前最好的方式是抬到很高的價錢,
    這樣問題就少了很多很多,但是沒人會這麼做,因為”利益”…..但我是很贊同現階段提高很高的菸價。
    對ㄧ般不抽菸大眾而言,又不會去接觸急迫性很高的物質,但卻要常常接觸慢性毒藥-菸,這根本就是很不公平的事!
    抽菸的人這就像是自殺還要拖人陪葬一樣!(以抽了讓別人吸入為前提,就是不在乎他人)
    今天要不是有人霸佔利益,會有這麼多問題嗎?
    癌症已經是大家重視的問題了,群眾卻還在斤斤計較菸的價格,菸根本就要禁止生產和販售。
    比如:我有權利選擇不會致癌的物質,和不吸會致癌的空氣..
    但是身旁如果有會致癌的菸產生的煙味,(1.通常這時已經吸入到自己體內了..2.上前勸導,勸導時會吸入更多,而且會聽勸導的人寥寥無幾)
    都是在沒有選擇下被強迫致癌!!強迫!!!
    大家說到設置吸菸區,看起來好像是不錯,但是請想想,那些在吸煙區走出來的人,身上不會殘留煙味而擴散到空氣中嗎?
    只是濃度稀了些,但還是一樣,或許有人會說,那我穿不會附著煙味的衣服或通風除去,那嘴巴說話時呢?
    或許有人又說,吃或噴清新劑..煙味加清新劑還是一樣的..
    不管有多好的方法,試問愛抽菸的人會費力去做這些事嗎?
    尤其是愛煙味停留在身上的人(佔絕大多數)….
    所以結論是,菸是慢性強迫自殺(殺人)劑!!
    急需停產和停售。

    • Kuan Yu Lin says:

      當全體公民意識到 煙毒的危害與冰毒一樣 都要被禁止 都要被管制 哪麼不管公私領域 都要被禁止 未經許可並在管制區域 即為非法論 禁煙的法效行與強制執行力才可確立為何世界各國要設置紅燈區 就是杜絕私娼的色情泛濫與人蛇集團非法賣淫問題 煙毒等同冰毒 甚至比冰毒更難找到醫學的好處 理應被禁止或管制 但為何沒做到? 因部分政府官員就是吸煙者 無論日本政府或國民政府都一樣 因為我們的公德心或公民意識尚未禁入這個領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